中国科幻坐标奖官网·独立幻想评论

以下文章标签中含有: ‘飞氘’

《周末画报》:从未缺席的中国科幻

从2009年的《阿凡达》到2011年初的《创:战纪》,国外科幻题材影片一旦上映势必会掀起一波抢夺票房的热潮。可惜与之相背的是,国内科幻题材影视作品的稀缺,甚至是停滞不前。不过与中国科幻影视作品难登大堂不同的是,中国科幻小说从“振兴国运”的强国梦想出发,经历了百年的沉浮,虽有时受时代背景所限,受人冷落,不被关注,或是被绑上“科普枷锁”,沦为工具,甚至是彻底禁言的困境,但在人们目光所未触及之处,科幻作家们的创作却未停歇,在走走停停间坚持探寻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

“光荣中华”——刘慈欣科幻小说中的中国形象

在同代科幻作家中,刘慈欣虽登场较晚,却迅速崛起成为领军人物。当其同行还在努力对传统科幻进行全方位颠覆时,刘慈欣却以建构性的姿态,凭其对宇宙宗教般的情怀、对科学的浪漫主义书写与对人类自强不息的英雄赞歌征服了大批科幻迷。他被认为“成功地将极端的空灵和厚重的现实结合起来,同时注重表现科学的内涵和美感,努力创造出一种具有中国特色的科幻文学样式。”【1】那么,何为“中国特色”?它与“科学的内涵和美感”有何关系?他笔下那些代表宇宙神秘与人类智慧的巨大物体所展示的激情与崇高,又怎样参与了“厚重的现实”?

飞氘:SF,Gelievable?

最近半年,中国科幻仿佛有点热闹起来了。
在复旦大学召开的“新世纪十年文学”国际研讨会邀请了科幻作家出席,会后“主流”文学界对科幻发生了兴趣。有的重量级学者说要开始关注科幻了,有的热情朋友要组织专业人士向英文世界译介一批科幻了,有的文学界重要期刊组织科幻专题的文章了,出版界的朋友也都纷纷表示友好,探寻展开未来合作的可能性了,有的知名学者甚至诚恳地说:所谓的“主流”这些年乏善可陈,希望在你们科幻身上!这话多么给力啊!

流言“飞”语,“氘”光剑影——北师大校报《京师学人》飞氘专访

飞氘准时到达采访地点。“一副文弱书生的样子”,这是第一印象,完全想象不到那些英雄与妖魔鬼怪出自他的笔下。一个偶然的机会,飞氘看到《科幻世界》,从此,他那些天马行空的想象仿佛找到舒适的巢穴,“科幻的世界里虽然是虚无的未来,却有真实的希望”。本科阶段时间富余,飞氘对自己本专业兴趣不大,于是开始尝试写科幻小说,稿子投给了《科幻世界》。在石沉大海半年后,他的作品在《科幻世界》第12期发表,这无疑给了他巨大鼓励。

飞氘:十五条

自己近来思路的一点择要总结,存档而已。
1.真的有“科幻圈”这种东西么?本来也没几个人,能否算圈也难说。即便有,不过是趣味相同的几个人坐在一起吃吃饭,聊聊天罢了。这么几个人对读者产生的影响,还是作品为主,平时里在网络的一些牢骚言论,怕也没几个人看,看到又支持的,恐怕也是早就已经有了自己的主见而非受到影响形成。

飞氘:科幻,仍未完成的中国想象

虽然晚清时鸳鸯蝴蝶派的刊物《礼拜六》上就已出现纯属娱乐消遣的科幻作品,但它从未成为中国科幻的主流。总体而言,从梁启超和鲁迅开始,中国科幻就将“科幻”与“中国”紧密关联,背负革新民族文化、提升国民科学素养的使命,用科幻的方式想象和书写“中国”:或是像老舍的《猫城记》那样以寓言的方式批判现实,或是像郑文光的《战神的后裔》那样以畅想未来的方式给人希望和信念。

飞氘:从《盗梦空间》看什么叫牛B的科幻

科幻类的东西,每次出来个杰作,似乎总会有人跳出来说,这东西的点子老早以前就在那啥啥啥里提到过了,没啥新鲜的。这么说好像彰显出说话者的老资格,其实挺傻的。因为电影卖的不是idea,甚至科幻小说都不是。经常看科幻的人,脑袋里都有一大堆特别觉得NB的idea,,可是有几个人有本事把它变成一个故事呢?特别是,这个故事关乎一群人的命运:豪门的父子之情,技术型内疚男对亡妻的愧疚和怨念……把idea和人的命运融合在一起,这就是牛B的地方了。

飞氘:人为什么活着?活人为什么要搞科幻?

今天在三号会所和《疯狂石头》的制片包世宏先生等人讨论国产科幻片,给我最大的感触就是,我们的原创科幻能“接地气”的太少了,那么多疲于生计的普通人,我们追求的科幻,到底和他们有什么相干?文学固然可以追求自己的理想,但是电影到底是工业,有投入,要回报。虽然我们有了大刘、韩松、老王等,虽然我们看来,他们写的已经是非常“中国”的科幻了,但是在电影人眼中,这些作品的核心气质,到底还是西方的,对于千千万万活在这个社会中的人来说,它们还是太模糊了。

寂寞的伏兵——飞氘在“新世纪十年文学”国际研讨会发言(完整版)

最新的《上海文学》(2010年9期)刊发了青年科幻作家、科幻文学博士飞氘在“新世纪十年文学”国际研讨会的发言稿。因篇幅原因,《上海文学》在刊登时对发言稿进行了删节。
经作者授权,本站全文发布该文未删节版,该版本也更能完整反映作者要表达的思想。我们衷心希望越来越多的传统文学期刊关注幻想文学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