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幻坐标奖官网·独立幻想评论

以下文章标签中含有: ‘银河奖’

三个奖四本书——对四本2014年科幻选集的统计和讨论

昨天吴岩老师在微博上发了一张图片,是《第五届全球华语星云奖获奖作品集》的目录,至此,银河奖、星云奖、坐标奖三个年度科幻大奖都已经出来了,今年出版的年选(获奖作品选)也达到了四本书。三个奖,四本书,从中能看出什么呢?

银河奖为什么要奖10万

这几天,随着最新一期《科幻世界》的上市,2013年银河奖要重金升级的新闻成为科幻圈内的热点,三三丰的《非理性的银河奖》也对此进行了分析。作为科幻世界杂志社的编辑和“银河奖”奇幻部分的主要负责人,我也说一下我的看法。

非理性的银河奖

昨天的银河奖公告被我冠以【大件事了】的标题,因为10万元重奖这样的关键词很刺激神经,而且算下来总奖金将达到35万元之巨。这是倪匡奖之后华语科幻/奇幻奖金最高的征文奖了。wow!But,wait!银河奖还是征文奖吗?答案是NO!从明年开始,银河奖将不再是《科幻世界》杂志社的征文奖。用他们自己的话说:银河奖将“首次面向全国年度幻想出版作品评选”。乍一看,我们会为SFW开门办奖的胸襟深感钦佩。但我认为本质上这却是一次非理性、反商业的动作,有可能会以失败告终。

吴岩:星云奖虽然不完美,但前景很光明

离开第一届中国科幻星云奖颁奖的日子越久,越能感到这一活动的重大意义。
这些天我总在反思,我们这群全国各地的科幻爱好者,在四川科普作家协会董仁威主席的号召和督促下,到底做了些什么?

东海龙女:在奇幻之海里纵情遨游

8月7日,第21届中国科幻奇幻银河奖颁奖盛典在成都举行,宜昌籍女作家余娅琴(笔名东海龙女)以作品《游仙记》捧回“奇幻短篇奖”。作为中国幻想小说界的最高荣誉,东海龙女的获奖对宜昌文坛的意义不言而喻。昨日,本报记者采访了刚刚载誉归来的东海龙女,就写作、阅读、阅世和生活等诸多问题对她进行了访谈。

2010银河奖:一切只是开始,一切自包容开放始

关于银河奖的过去,我们都曾经很骄傲;关于银河奖的现在,我们都还在很感慨;关于银河奖的未来,我们都感到很迷惘。但这不是一个可以从长计议、可以品着茶说什么“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的时刻,旁观者未必糊涂,但当局者必须清醒,银河奖只是太老了,少了点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