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幻坐标奖官网·独立幻想评论

以下文章标签中含有: ‘科幻理论’

《中国科幻小说年鉴·科学神话·一》序言:现实·预测·幻想

考察一下历史是很有意思的。
地球生命从产生演化到高级生物,经过了几十亿年时间;灵长类的一支经过三、四千万年的进化,才直立起来行动;大约在二、三百万年以前,才学会制造工具,成为人类,进入文化时期;从石器时代到有记载的文明时期,经历了几十万年;文明时期又经过几千年的历史,才发展到近代技术时期,进入现代科学时期,则不过二、三百年前的事;而以宇宙航行为标志的宇宙文明时期,到现在只有二、三十年的历史。

《中国科幻小说年鉴·科学神话·三》序言:中国科幻在探索中前进

一九八一年,我国科幻文坛以两股热潮呈现出与往年不同的特色。一股是创作热潮,我们看到这样的统计数字:这一年发表的作品有三百多篇,约为一九七六年到一九八〇年这五年的总和,是我国科幻小说发展最快的一年;科幻作者的队伍也从一九七八年的三十多人,扩大到二百多人,写作的力量有了可观的发展。另一股是评论热潮,许多报刊发表了科幻评论,这一年评论的特点是,对科幻创作的理论问题讨论得更为广泛深入,我们如果细读这些文章,就会感到,我国科幻小说创作的方向,通过讨论,将比以往更为明确。这两股热潮,把我国科幻小说推向新的起点,前景是令人乐观的。中国科幻正在探索中前进。

《中国科幻小说年鉴·科学神话·二》序言:科学的生命——幻想与创新

在这部大型科幻作品集里,献给读者的是一年来我国科幻作家创作的优秀作品。
我们欣喜地看到,科幻小说的创作,在我国又有了新的发展,数量比过去三年增加了约一倍,又涌现了一批新作者,可以说科幻小说在我国已经成了深受广大读者欢迎的怍品。我们从这集《科学神话》中可以看到,一年来的作品,题材有了新的开拓,主题更深化了,幻想构思和故事结构更为成熟,人物的塑造和情节的设计也更为成功。我国的科幻小说,已经渡过了它的童年期,正在探索和形成自己的特色中。

《南方文坛》科幻专辑:刘慈欣回顾科幻创作十年历程

从事科幻创作已经十年有余,这期间一直感觉自己在坚守着最初的创作理念,走着一条直线,直到为写此文对自己的创作历程进行了一番回顾和总结,才发现这十年的路其实是很曲折的,更令我不安的是,自己在走向一个错误的方向。
从思维方式上,我的科幻创作大概可以分成三个阶段。

《南方文坛》科幻专辑:杨鹏论科幻小说的流水线写作

科幻小说,是世界上唯一一种可以知道其诞生年代和首部文本的文体。一般认为,世界上第一部科幻小说,是由英国著名诗人雪莱的妻子——二十岁的玛丽·雪莱于1818年创作的题为《弗兰肯斯坦》(副题为《现代的普罗米修斯》)的哥特式小说。该文体从其诞生之初,就被归入了流行文学的范畴,长期被主流文学和评论家所忽略和漠视(虽然“弗兰肯斯坦”一词早已成为主流文学评论家们经常挂在嘴边的经典辞藻,该形象也成为主流文学所公认的文学原型之一)。

《南方文坛》科幻专辑:韩松论当下中国科幻的现实焦虑

面对一个比科幻还要科幻的现实世界,文学如何对它建构或解构?当下中国科幻要处理的命题,比起鲁迅、梁启超(他们把西方科幻引入了中国)那时要复杂和尖锐得多,虽则它的内核并没有大的变化——现代化的应对。科幻是工业文明的产物,是中国传统文学中唯一没有过的文学类型。鲁迅曾说,“导中国人以前行,必自科学小说始”,如今,在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在已能发射绕月火箭和载人飞船的中国,这句话还有无意义?进入新世纪以来,新一代中国科幻作者在一个边缘的位置上进行着探索。

《南方文坛》科幻专辑:吴岩论科幻文学的中国阐释

中国人一直期望按照自己的思路阐释科幻文学。
1902年,梁启超主编《新小说》杂志。在规划如何实现“小说界革命”时,该杂志曾提出过一个包含着十类作品的清单。在这个清单中的第三类,就是“哲理科学小说”。[i]分析梁启超有关科幻文学那些散乱的翻译、陈述与点评,可以发现他的科幻理念大致包含着深度哲理和全新视野两个部分。

《南方文坛》科幻专辑:飞氘论中国科幻与“科幻中国”

2010年6期的《南方文坛》是主流文学评论界首次集中全面深入地介绍中国科幻文学,做的是一个专辑,这正是“主流”文学界与科幻加深交流的一系列动作中的重要一步。其中大刘回顾了自己的创作历程,披露了诸多细节,包括从《三体1》到《三体3》的创作心路。它自己的编者按也说“弥足珍贵”。这期具有收藏价值,铁杆科幻迷必收藏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