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幻坐标奖官网·独立幻想评论

以下文章标签中含有: ‘科幻产业’

靠电影拯救中国科幻文学,那是浮云

近日,被称为“中国科幻第一人”的刘慈欣的小说《乡村教师》将被搬上大银幕的消息不胫而走,科幻迷在网络上奔走相告:“苍天啊,终于等到这一天了!中国科幻文学的春天到了!”
但昨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不管是刘慈欣,还是老一辈科幻小说家叶永烈,抑或是陕西电影家协会副主席张阿利都认为改编科幻小说成电影,并不能拯救科幻文学,科幻文学的再度崛起只能依靠文学本身。

《阿布离》:80后、3D与中国科幻

《阿凡达》的出现引发了全球的3D热潮,其热度在中国至今不减。10月19日中午,由云南籍80后导演张郦谋执导的3D科幻电影《阿布离》在昆明举行了开机仪式。张郦谋曾执导过电影《灰色恋蝶》,并形成大学生自筹资金自导自演电影的先河,此次执导3D科幻影片《阿布离》,其主演均为云南籍在校大学生。

2010年的中国科幻海外输出

以下是2009年底到现在近一年时间里中国科幻的海外输出成就,以及即将出现的成果:
1、2009年底,The Apex Book of World SF选集收录两篇中国科幻(进入),分别是韩松《噶赞寺的转经筒》(The Wheel of Samsara,PDF)和杨平《MUD黑客事件》(Wizard World,PDF),两篇都是作者自己翻译的。大家可以下载PDF来学习,也可以在这里购买(实体书12刀,电子书3刀)……

韩松:中国科幻——上发条,别上套

在刚刚过去的这个灾祸连连的夏天,科幻在中国却似乎一帆风顺,热火朝天,发条紧起来,活动搞起来,一大批书出版,一大批仪式举办,一大批奖项颁发,原本只是民间草根的,但惹人眼热的是,政府和企业也掺合了进来。重庆的那个公园投资就达两亿元。在中国,科幻已经这么值钱了吗?但也有人说这些科幻公园的主题都很烂,不过是弄几个恐龙吊着,再装几把激光枪,骗小孩来玩。但我不这么看。我觉得这是反三俗的重要成果。

读客图书进军科幻翻译,开始征兵

曾经策划了《藏地密码》、《东北往事:黑道风云20年》、《我们台湾这些年》等畅销书的读客图书日前在豆瓣网科幻世界小组发布消息,招聘科幻类小说编辑。
据消息发布者称,该职位主要负责协助编辑完成科幻类图书的全套生产流程,包括选定译者、定稿、编稿以及最后的包装上市。

国内某电影公司征集原创科幻剧本:《球状闪电》暂排除在外

今日,豆瓣网一名ID为“老丘”的网友在科幻世界小组发布消息(点击进入),征集原创科幻电影剧本,虽然老丘表现神秘,并明言剧本在内容方面的诸多“限制”,但这无疑是一个好消息。

郑州将建科幻主题公园

中原新闻网8月26日消息,郑州市文化产业发展情况新闻发布会于当日下午在郑州召开,称郑州将加大对文化产业的扶持力度,三年投资将达到130亿元,并建设郑州科幻主题公园等文化产业项目。

江晓原:中国科幻小说 “黄金时代”何时来

近日在成都颁发的银河奖已走过了第25个年头。而与之“漫长”的发展历史相对的,却是尴尬的现实:虽然有几家国内出版社多年来不遗余力地出版科幻小说作品,但市场占有率却非常有限。“能发行至10万册的作品几乎没有,大多数只能销出数千册。”中国科学技术史学会前副理事长、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系教授江晓原告诉深圳特区报记者,“其实国内有一些科幻小说家已经完全与国际接轨,已经达到了国际水平。但小说是否畅销,却是由许多客观原因决定的。”

中国科幻产业 高地在成都

第21届中国科幻银河奖颁奖仪式刚在成都结束,科幻产业在此次盛会上成为业内人士探讨的热点词汇。作为新兴的文化产业,科幻产业越来越受到社会的关注。成都是中国当仁不让的科幻重镇,这里不仅有中国发行量最大的科幻期刊《科幻世界》、有中国科幻文学最高奖科幻银河奖,更有数以万计的科幻迷大军。成都的科幻底蕴深厚,科幻产业发展潜力巨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