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幻坐标奖官网·独立幻想评论

以下文章标签中含有: ‘中国科幻研究’

郑军:中国科幻文学史,几经波折

新中国建立后开始了工业化高潮,普及科学技术成为强国重点,科幻之帆也随之展开。1950年,天津知识书店出版张然的《梦游太阳系》,这是新中国第一部科幻小说。1955年,郑文光发表《征服月亮的人们》等作品。尤其是《从地球到火星》,激发起北京地区青少年天文观测热潮,成为社会新闻。
当时,一些少儿科普编辑热心于科幻小说,自己上阵创作。叶圣陶的儿子叶致善当时就以“于止”为笔名创作多篇科幻。编辑自己不够,就邀请科普和儿童文学作者转来写科幻,形成了一支科幻先锋队。

刘慈欣专访:中国科幻被现实挤向“边缘”

大部分时间里,刘慈欣的身份是一位计算机工程师,服务于山西省众多火电厂中的一个。与所有的同行一样,他的工作是在电脑前,应对一个接一个的技术难题。最近,他所在的单位正遭遇着中国火电的普遍尴尬——为了减排,进行着规模巨大的改造。

《南方文坛》科幻专辑:吴岩论科幻文学的中国阐释

中国人一直期望按照自己的思路阐释科幻文学。
1902年,梁启超主编《新小说》杂志。在规划如何实现“小说界革命”时,该杂志曾提出过一个包含着十类作品的清单。在这个清单中的第三类,就是“哲理科学小说”。[i]分析梁启超有关科幻文学那些散乱的翻译、陈述与点评,可以发现他的科幻理念大致包含着深度哲理和全新视野两个部分。

《南方文坛》科幻专辑:飞氘论中国科幻与“科幻中国”

2010年6期的《南方文坛》是主流文学评论界首次集中全面深入地介绍中国科幻文学,做的是一个专辑,这正是“主流”文学界与科幻加深交流的一系列动作中的重要一步。其中大刘回顾了自己的创作历程,披露了诸多细节,包括从《三体1》到《三体3》的创作心路。它自己的编者按也说“弥足珍贵”。这期具有收藏价值,铁杆科幻迷必收藏之。

飞氘:科幻,仍未完成的中国想象

虽然晚清时鸳鸯蝴蝶派的刊物《礼拜六》上就已出现纯属娱乐消遣的科幻作品,但它从未成为中国科幻的主流。总体而言,从梁启超和鲁迅开始,中国科幻就将“科幻”与“中国”紧密关联,背负革新民族文化、提升国民科学素养的使命,用科幻的方式想象和书写“中国”:或是像老舍的《猫城记》那样以寓言的方式批判现实,或是像郑文光的《战神的后裔》那样以畅想未来的方式给人希望和信念。

寂寞的伏兵——飞氘在“新世纪十年文学”国际研讨会发言(完整版)

最新的《上海文学》(2010年9期)刊发了青年科幻作家、科幻文学博士飞氘在“新世纪十年文学”国际研讨会的发言稿。因篇幅原因,《上海文学》在刊登时对发言稿进行了删节。
经作者授权,本站全文发布该文未删节版,该版本也更能完整反映作者要表达的思想。我们衷心希望越来越多的传统文学期刊关注幻想文学发展。

《中国科幻研究》启动并公开征稿

《中国科幻研究》为专门研究中国科幻的内刊型杂志,由吴岩老师主编。
由于本刊是世界华人科普作家协会科幻分会主办不定期内部刊物(实体会刊),同时也作为北师大科幻方向的内刊,因而不能公开发行,故没有稿费,也不能订阅(但仍可以通过相关渠道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