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幻坐标奖官网·独立幻想评论

以下文章标签中含有: ‘三体’

《三体》将搬上银幕,但很抱歉:改编可能不是好莱坞

科幻小说《三体》将搬上银幕 我们抱歉地通知粉丝,改编可能不是好莱坞 什么是宇宙?什么是文明? 什么是黑暗的真相 […]

猫昌点评《三体》系列:已达英美一流水平,但仍需突破

人物介绍:
林翰昌,昵称“猫昌”,中国台湾人,英国利物浦大学科幻文学硕士,独立科幻奇幻撰稿人,开设介绍幻想文学的博客“科幻国协毒瘤在台病灶”(需翻墙),以“颠覆破坏台湾科幻推广为职志”(据林翰昌翻译《怒月》(The Moon Is a Harsh,海因莱因著)一书译者简介),编纂并维护“台湾科幻全书目”,译有《火星紀事》、《海柏利昂》(前两章)等书。

国内首个类型文学奖诞生,刘慈欣《三体3》入围

据南方都市报3月2日报道,由浙江省作协、杭州市委宣传部、中国作协《文艺报》、杭州师范大学等单位联合举办的“西湖·类型文学双年奖”昨日(3月1日)在杭州宣布启动。首届评选作品范围为2010年至2011年内发表或出版的类型文学作品,将于2012年3月揭晓最后的获奖者,奖金总额高达50万元。“西湖·类型文学双年奖”组委会副秘书长夏烈表示,希望发掘出类型文学领域的“经典和大师”。

刘慈欣:我知道,意外随时可能出现(真正刊登版)

只有在安定的生活中,我们才可能对世界和宇宙的灾难产生兴趣和震撼,如果我们本身就生活在危机四伏的环境中,科幻不会再引起我们的兴趣。事实上,中国科幻的前三次进程中的两次,都是被社会动荡中断的,社会动荡是科幻最大的杀手。现在,平静已经延续了二十多年,感觉到在社会基层,有什么东西正在绷紧,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随时都可能出现。但愿这只是一个科幻迷的杞人忧天,但愿太平盛世能延续下去,那是科幻之大幸。

《科幻世界》主编姚海军:有《西游记》的中国一定能诞生伟大的科幻文学

在《科幻世界》上发表的作品,最受读者喜欢的就是那些想象比较奇特、有精彩的故事、又能够引人思考的作品。而我认为,除了想象和故事之外,科幻作品必须要能在故事上产生思想和观念。比如说刘慈欣的“三体”系列,它可能是中国原创科幻自1983年以来最畅销的科幻小说之一。他所建立的宇宙生存哲学和守则,其实很多都可以从现实中找到曲折或者直接的反映,所以读者看了才会有那么大的共鸣。他说他不关注现实,其实是对现实有很深入的体察。

《信息时报》推科幻专题,评《三体》、《地铁》

为《三体》写评论最大的纠结在于,不忍对情节作过多的讨论,担心透露太多会破坏没看过的读者在这部作品中所享受到的悬疑和探索的乐趣。作者刘慈欣的构思严谨,伏笔埋得深远精妙,以致于你会原谅他的上世纪八十年代科幻腔,下面我会尽量绕开悬疑点,来讨论复杂的人物性格,以及触及到人性、哲学、宗教方方面面的精彩设定。

《读品》:刘慈欣的星空与大地

伟大的哲学家康德,在《实践理性批判》的结尾处写道,“有两样东西,我们愈经常持久地加以思索,他们就愈使心灵充满日新月异、有加无已的景仰和敬畏:在我之上的星空和居我心中的道德法则”。这一富于诗意(虽然《实践理性批判》无论如何都不能说是一本诗意的书)的论断大概是这位晦涩却影响深巨的哲学家最广为人知的引语。康德是哲学史上承上启下的人物,他的这句话本身便是一个枢纽。在康德那里,宇宙已经是物理性的,但星空与人类世界的联系,仍然以类比的形式松散存在着。时隔二百年,中国的科幻作家刘慈欣把凝注于星空的视线收回,对康德的话作出回应…

刘慈欣:精英化只会害了科幻

历时四年,刘慈欣的太空史诗“三体系列”《三体》终告完结,他凭借这一系列成为“把科幻带入主流文学的那个人”,科幻的黄金时代似乎即将到来—然后,在赞歌声中,刘慈欣却是出乎意料的“悲观”,在他看来,科幻借一两部作品而重返盛期,绝无可能,“‘精英化’只会害了科幻”。它注定与主流价值不合拍。

《新民周刊》:中国科幻小说,从小众走向大众

中国科幻小说自梁启超、鲁迅给力引入以来,一个世纪的风云变幻,终究是“雷声大雨点小”,尚不如玄幻小说成气候。中国科幻小说草创之初,战乱频仍运动不止,科幻小说要让位给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待得纯文学美人迟暮,各种通俗文学如雨后春笋,科幻小说也只是默默地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爱者自爱,读者自读,如此而已。

《周末画报》:从未缺席的中国科幻

从2009年的《阿凡达》到2011年初的《创:战纪》,国外科幻题材影片一旦上映势必会掀起一波抢夺票房的热潮。可惜与之相背的是,国内科幻题材影视作品的稀缺,甚至是停滞不前。不过与中国科幻影视作品难登大堂不同的是,中国科幻小说从“振兴国运”的强国梦想出发,经历了百年的沉浮,虽有时受时代背景所限,受人冷落,不被关注,或是被绑上“科普枷锁”,沦为工具,甚至是彻底禁言的困境,但在人们目光所未触及之处,科幻作家们的创作却未停歇,在走走停停间坚持探寻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