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幻坐标奖官网·独立幻想评论

以下文章标签中含有: ‘三三丰’

科幻星云网关于中国科幻坐标奖的访谈

我们把“坐标奖”这个民间科幻奖看成是一个年度原创科幻创作的认可机制。银河奖、星云奖和科幻年选也是类似的认可机制,坐标奖与它们有一些不同的地方。首先,是考察范围的开放性、全面性。评选的第一步就是收集各平台(包括传统实体书刊和经过认可的新媒体平台)发表的原创科幻小说完整名单,以此为基础开展推荐和评选工作。其次,评委团由几十位资深业内人士和读者组成,他们在充分阅读基础上秉公评分,可以保证评选的专业性和意见平衡性。再次,评委匿名打分可避免小圈子人情因素干扰;同时,我们坚持所有评分公开,接受各方监督,保证评选的透明度。总而言之,坐标奖坚持开放、透明、独立的原则,尽力实现我们的理念——“标定年度科幻坐标”。

封闭与反抗:科幻迷对外界偏见的反馈——《科幻世界》2011年1期“国外科幻”有感

编辑们,你们是故意把《普洛斯米尔归来》和《心系未来》放在一期的吧?也许大家没看出来,这两篇其实正好总结了科幻迷面对外界普遍的对待科幻的偏见时的典型反应。
注意,后面的描述有剧透。

破解公交车理论的迷思——论中国科幻粉丝群的缺失

断断续续读了《Science Fiction Fandom》一书,对科幻粉丝群(SF fandom)有点思考。简单谈几点,后面慢慢补充。
首先定义一下,科幻粉丝或者说科幻迷(SF fan)并不是普通的科幻读者,科幻迷除了在阅读科幻作品之外,还积极主动地收集科幻、研究评论科幻、参与科幻迷活动。甚至有些科幻迷在后期并不一定读科幻作品了,但他仍然积极参与科幻粉丝群体活动,我们仍然称其为科幻粉丝。

DIY科幻选集成功记

三个玩网络漫画的小青年心血来潮、灵感突显,想到一个很棒的科幻主题,于是广发英雄帖,集结了一批很赞的故事。然后好事多磨,历时三年寻求出版未果,于是DIY自费出版。凭着一个网络营销小技巧以及一个意想不到的事件,获得了全国媒体的关注,从而一举获得市场的成功,成就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出版奇迹!

台湾科幻生态八卦(黄海说明版)

台湾的科幻生态是个怎样的情形呢?郑运鸿有个很有意思的判断:
台湾根本没有SF土壤:没有作品,却存在小众读者(学术圈/准学术圈);没有产业,却有大众消费(好莱坞产品/日式ACG市场);没有文化,却有一堆相轻的文人!
从1992年《幻象》停刊以后,台湾就没有了专业的科幻杂志,而且多年来原创科幻长篇作品也乏,所以造成了两种情况:

《新幻界壹周年精选集》即将发货,长远愿景充满野心

被称为“最靠谱的幻迷杂志”的《新幻界》第一本实体书《新幻界壹周年精选集》已出厂,即将开始发货。
身为民间科幻奇幻电子杂志,依靠着团队通力合作的精神和各方的支持坚持了下来,并取得了有目共睹的成绩。除了读者数量稳定在数千以外,新幻界团队获得科幻土星光环奖、星空奖特别贡献奖提名都是大家对《新幻界》的肯定。

三三丰:科幻迷如何读史?

《科幻小说史》百分百是一部规范的学术论著。也许有人要问,学术论著留给学术圈的人去读好了,科幻迷凑啥热闹?但是,正如罗伯茨自己说的,科幻粉丝是一个庞大、热切、聪慧并且各持己见的读者群,他们通常能言善辩、知识丰富且愿意提高自己的理论学术修养(最后一条是我自己加的)。对于这样一个群体,阅读一部学术化的史学论著并不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综合性科幻资讯平台的策划案——怎样传播科幻资讯给浅关注者?

科幻这个东西,往大里说是各类艺术形式可以表现的一个genre。在这个圈子里刨食和吃食的人不在少数,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信息。如何有效地整理信息、传播信息给需要获取信息的人就是资讯平台应该考虑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