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幻坐标奖官网·独立幻想评论

银河奖为什么要奖10万

这几天,随着最新一期《科幻世界》的上市,2013年银河奖要重金升级的新闻成为科幻圈内的热点,三三丰的《非理性的银河奖》也对此进行了分析。作为科幻世界杂志社的编辑和“银河奖”奇幻部分的主要负责人,我也说一下我的看法。

需要说明的是,以下内容都是我个人的看法,绝不代表科幻世界杂志社的观点,所以既不保证正确,也请不要做过多解读和联想。

我可以确认的是,银河奖最高奖金达到10万、总奖金达到35万之巨,与其说是非理性的冲动,不如说是危机意识下的豪赌。豪赌是冲动,但又绝不只是冲动,而是在结果可能有好坏之下,一种对自己能够取得成功非常有信心的冲动。

但就算是有信心,作为平面出版物市场日渐萎缩环境下的科幻世界杂志社,这么做却不是一句自信或者魄力就敢迈出这一步的。事实上这也是环境所迫,不得不迈出这一步。

目前科幻世界面对的压力,除了直接的市场压力之外,正如三三丰所说,是银河奖权威性的下滑。这个问题其实一直存在,只是近几年更加明显,尤其是各出版商涉足科幻领域和世界华人科幻协会设立星云奖两大因素,导致银河奖已经越来越“显得”狭隘、越来越无法与“中国科幻最高奖”相称了。在这种情况下,事情的本质已经发生了变化,问题已经不是改不改,而是不得不改了。

的确,正如三三丰所说,银河奖是SFW自身的征文奖,但它绝不只是一个征文奖这么简单。试想:区区一个征文奖,对科幻世界有什么意义?

科幻世界并不缺稿件,征文并不是银河奖的目的。银河奖的目的主要由两个:一是征集好稿件,这里突出的是“好”;二是鼓励好作者创作,这里突出的还是好。在设立之后的三十年内,可以说效果是显著的,从这个意义上讲,银河奖虽然是科幻世界设立的,但它其实是和《科幻世界》相辅相成的,是科幻世界最重要的两个“产品”。同时,它得以存在的价值也正在于它能发挥这两个作用,而这一点又与它的“中国科幻最高奖”(后来又加入了奇幻)称号密切相关。

但现在,随着出版环境的变化,银河奖的这两个作用已经越来越弱,与此对应的就是它越来越不适合“中国科幻最高奖”的身份,同时,它对科幻世界的贡献也越来越弱。然而银河奖已经成为科幻世界的名片和标志之一,科幻世界又不可能放弃这个奖项——客观环境是一回事,主动放弃是另一回事,放弃不但代表着主动权和话语权的丧失,更代表着科幻世界三十余年权威地位的丧失,这是科幻世界杂志社任何领导都无法接受的。

银河奖已经不改不行了,已经不开放不行了。问题只在于怎么改,开放到什么程度。

其实银河奖改革的目的很明确:仍然是征集好稿件,并鼓励好作者创作——确切一点说,鼓励好作者为科幻世界搞好创作。所有的举动都应围绕这一核心目标实施。这就是为什么要设置这么高的奖金的原因——高奖金带来的是高创作动力和高质量作品。

其实大家都知道,银河奖奖金提高、银河奖颁奖范围扩大对推动科幻创作发展绝对是有好处的,这一方面我不再多说,重点说一下大家的怀疑,也就是三三丰提到的“非理性”担忧。

首先的一个担心是:科幻世界作为一家商业机构,“这就像一个运动员自己掏钱办了一场有他参加的比赛”,怎么保证银河奖的公正公平?会不会最后变成自己给自己颁奖?

对这一点,我倒是想问:只要是自己的确赢了,为什么自己就不能给自己颁奖呢?就算《三体》是在《科幻世界》上发表的,只要大家认可,发奖给《三体》又有什么好非议呢?因此这只是一个假命题——只要科幻世界继续能够做好行业老大,甚至保持“垄断地位”,颁给自己发表的作品又如何?名至实归,名副其实,读者自然会接受。所以奖颁奖范围扩大,其实是科幻世界自己把球踢给了自己——你必须保证自己的作品是最好的,才不会给他人作嫁衣裳。坦白说目前科幻世界这么做,在我看来不外乎两个方面的原因:一个是科幻世界的自信,目前其他出版者难以拿出足以和科幻世界刊登作品匹敌的竞争作品,同时有信心在未来一段时期内保持这种优势;二是期望通过这种方式发掘更多更好的稿件和作品,从而形成持续的良性循环,持续保持前面说的这种优势(你也可以说是“垄断”、“霸权”),这应该也是银河奖这么设置的良好期待。

此外银河奖还考虑了奖金设置的细节。银河奖奖项发生了变化,这个一眼就能看出,但需要仔细分析的是,这些奖项的设置并不随意。如果说“奖项”发给自己,大家还能接受,“奖金”还发给自己,那是绝对无法接受的——自己给自己发钱,拿出3万、30万、3000万有什么区别?正是为了避免这一点,这次分别设立了有奖金的奖项和没奖金的荣誉奖——有奖金的都是给个人(除了一个奖金一万元的“最佳编辑奖”颁给编辑之外,全部发给作者)的,给出版商(包括科幻世界自己)的都是没奖金的,也就是说,这些钱实打实地都是投给了科幻作者——不是因为我是科幻世界的编辑才说下面这句话,但我真的认为,仅凭这一点就应该为银河奖、为科幻世界叫一次好!

当然,即便如此也不能就认为银河奖不会存在非议,任何一个奖项的公平公正历来是备受关注和争议的问题,而银河奖以前只是科幻世界内部奖项,整体流程上还有不够“正规化”的地方,在未来对外开放之后,如何正规化将是短时期内摆在面前的最重要问题,评选策略必须尽快公布。

另一个比较受关注的问题是:奖金这么多,哪里来?换句话说:羊毛出在羊身上,靠卖杂志办一届花费100万的银河奖,有这个必要吗?你又如何坚持这个奖项能公正公平(哪怕只是相对的),还能持续进行?

其实这仍然是一个假命题——的确,银河奖会花费100万来办,但谁说是靠卖杂志的钱来办?银河奖未来的资金来源其实很简单——引入商业操作,用银河奖养银河奖,而不是用杂志来养银河奖。商业活动不怕大,越大越可能赚钱;不怕投资大,投资越大回报才可能越大。通过把银河奖活动做大赚钱,再用这些钱打造银河奖活动,再利用活动赚钱……从而形成良性循环。如此一来不但可能奖金从这里面来,甚至有可能还有额外收益,成为科幻世界卖杂志之外的另一个效益源。

当然,这一切只是在理论上可行,具体实施起来,还是要看人的作为,因此对科幻世界来说,这绝不是把话扔出来这么简单,未来的商业操作需要专门人才,也是时不我待的紧迫工作。

说完银河奖,再随意说一点自己对科幻的感想吧,因为不是“核心科幻迷”,说的难免有不中听、不对的地方,我姑且说之,您姑且听之。

先说句难听的话。格局小一直是中国科幻圈的一个通病,提到小说往往局限于“硬科幻”,提到幻迷往往局限于“核心科幻迷”,提到赚钱往往局限于卖杂志卖书,顶多加个广告还只考虑科幻相关广告。如果一直这样做下去,不但科幻做不成产业,连科幻小说都不会真正做大。有奶便是娘当然不好,但不能说吃百家饭的孩子就不是娘生的了。未来的银河奖也好,科幻世界也好,都应该朝更商业化的路子走。这不是抛弃现在的编辑路线,而是说要在坚持正确编辑路线的基础上,扩大包括广告和商业活动在内的多种经营方式。科幻世界杂志社是一家自收自支的事业单位,未来还要改制为企业,面对的是市场竞争,它以发展中国科幻事业为己任,但它不是公益机构,它可以为中国科幻事业付出,但它没有必要为从事中国科幻事业的其他竞争者让路,助人为乐不是它的义务,它必须追求商业利益,在这个过程中必然会损害一部分竞争对手,这也是正常的,不管是“垄断野心”也好,通过“银河奖”拉拢作者也好,只要是符合商业道德的,它都可以做,这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也没有什么不对。所以别动不动就用“科幻世界欺负人”这样的话来形容正常的商业竞争,读者也应该接受和包容科幻世界上出现更多的商业内容,要有这个思想准备。

还有,在我看来,一个优秀的类型文学,其作品的短中长篇分布应该呈宝塔形,短篇最多,中篇其次,长篇最少,但长篇应该居于最高位,中篇是主体,短篇是基础,以培养作者群、读者群。但遗憾的是,由于种种原因(主要是发表平台的原因),今天原创科幻类小说的分布是葫芦形的:短篇是下半个葫芦,数量最多阵容最大;长篇是上半个葫芦,数量比较少,但也有一些;中篇最少,是葫芦腰。未来的发展方向应该是努力改变这种状况,而这一方面需要有足够的有创作实力的作者,一方面需要有足够的出版平台,另一方面还需要有足够的创作推动力。目前科幻世界杂志可以提供短篇平台,长篇有一些出版社涉足但乱象横生,要么无人过问要么一哄而上,不是好现象,而且由于大多数作者都是写短篇出身,并不一定能够写出合格的长篇小说,写出来了也不一定能出版发表;问题最大的是中篇,可以说除了科幻世界旗下的《星云》目前几乎没有什么中篇平台,然而中篇的作用却是非常大的:一万字左右的短篇小说可能无法写成长篇,但却完全可以写成三五万字的中篇,这样作者的收入就能翻几番,从而“留住人”,而这个中篇创作的过程也是作者从短篇创作到需要重点考虑谋篇布局的长篇创作的锻炼过程,可以培育出一大批具有长篇创作能力的优秀作者。中篇平台的缺失也是科幻世界的软肋之一,应该尽早弥补。

最后,再说几句冠冕堂皇一点的大话吧。从私的角度看,科幻世界作为一家商业机构,盈利和自我发展必然是第一位的,银河奖怎么设置、发多少奖金、怎么发,都应该围绕服务科幻世界发展而不是中国科幻发展,这是天经地义的,无可厚非的;但另一方面,从公的角度讲,鉴于科幻世界作为国内业界老大的地位和身份,科幻世界本身的发展和中国科幻的发展不但不是矛盾的,而且是一致的,甚至可以说在相当长的时期内科幻世界的发展就是中国科幻的发展,当然,今天这一状况已经发生了极大改变,但还没有变到两者矛盾对立的地步,而且也几乎不可能出现这一天,认为银河奖的升级(坦白一点说就是科幻世界始终做老大的“野心”)会影响中国科幻发展的看法是错误的,并且是无视历史现实的。

事实上,科幻世界从来都是以发展中国科幻事业为己任的,科幻世界人从来都是热爱中国科幻事业的,这一点也从这次银河奖的设置可以看出来,比如将科幻小说评选分为短中长篇,就绝不仅仅是为了与国际看齐,更根本的是鼓励作者创作中篇科幻、长篇科幻,试图从根本上推动中国科幻小说创作的合理化布局;而翻译奖的设立,无论对国外优秀科幻小说的走进来还是国内优秀科幻小说的走出去,都是非常必要的。因此,银河奖的这次升级虽然振奋人心而又让人疑虑重重,但还是希望大家能够支持银河奖的这种变化,多提出好的意见和建议,真正让作者获益,让读者获益,让科幻世界杂志社获益,让中国科幻获益。


本文标签: ,

4 条留言 »

  1. 有点党的逻辑。政治课上多了吧?

  2. 身为当事人,作者这文写得也算够坦诚的了:我们该奖就奖,该张扬就张扬,反正一切为了中国科幻,同时也为《科幻世界》。确实,这有何不好?

  3. 大奖固然重要,但最根本的解决办法是开拓市场提高效益,并为作者的每一篇稿子提供更高的稿酬。

我要留言


WordPress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