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幻坐标奖官网·独立幻想评论

曾经有一个机会,我看九州奇幻众

回想当年,比起同时期的网络奇幻小说而言,“九州”无疑占据了极大优势。

要知道,早在“九州”开创之前,江南和今何在已是响当当的畅销作家,其余几位也是小有名气,大家都是创作手到擒来的高手级人物。而且很重要的一点,《惊奇档案》可以说是科幻世界杂志社有史以来最为成功的副刊,柳文扬的得意之作。

天时,指环王哈利波特掀起奇幻热潮;地利,最好的平台最优秀的编辑;人和,高水平的创作团队。所以“九州”一炮走红,随后在《飞奇幻世界》上继续大放光彩,影响力迅速扩大,美好前途似乎就在眼前……

接下来发生的事,就是“分家”。

如果说“九州”给《飞奇幻世界》所带来的,是创刊起步时期急需的知名度和销量,那么一旦两者分离,最大的收益者正是九州创作群。

从惊奇档案到飞奇幻,所给予“九州”的远不止是提供一个发表的平台,而且更重要的是:背靠着《科幻世界》这棵在国内科幻界享有最高权威的大树,九州创作群很容易地建立起了自己的“话语权”,分家时又带走了读者。

“九州”刚独立出来的时候,前途看上去还是一片光明。但就在此时,先天不足就渐渐暴露出来了:

首先,九州号称要做中国的龙与地下城,但却不想一想,DND的核心是什么?答案是——规则!说到底,DND的核心领域是游戏,至于衍生小说仅是个附属品,放到整个欧美奇幻文学领域,也占不到特别突出的位置。(附带一说,我认为国内最接近DND的尝试,当属目标软件的《秦殇》和《复活》两部单机游戏。)

“九州”所走的道路,明显是以文学创作为纲,跟DND式的规则并没有多少瓜葛,实际上就是仿托尔金那种“史诗奇幻”。但这却是由几个人来共写的,由此一来就引出了更大的问题。

作为一个大规模的架空世界体系,完整自洽是非常重要的,然而各位作者文风和思想的差异却是相当大。个人取向不同,风格追求不同,必须保持共用一个设定,那就必然潜藏下谁为“正统”谁为“同人”的争议,直接牵涉到谁最有定夺权的问题。

后面发生的事情,大家也都知道了,事实上江南和今何在的人生取向完全不同,现在看来发生矛盾是毫不奇怪的,奇怪的反倒是当初怎么就走到了一起。梦想!我知道有人要说这个,但是江南的“梦想”是要做一个成功的文化商人,从九州的商业运作来看,他走的是类似于郭敬明的那种路线。

自从与奇幻世界分家之后,“九州”就等于放弃了开放的杂志平台,同时也远离了网络媒体。《九州幻想》就好比TYPE-MOON发行的专有杂志,但中国却没有像日本那样完善的小说动漫产业链。

对于“九州”而言,一方面有独立的刊物看似很牛,另一方面“肥水不流外人田”之后,却又有“养在深闺人未识”的忧患。利益独享程度高了,就不能再指望别人帮忙,最关键的还是靠作者自己努力。然而可惜的是,九州高人虽不止一个,但创作热情却远不及郑渊洁一人,精力耗费在了别的方面,而不是最关键的产品——写作上。

《九州幻想》的运作,最鲜明的特点就是,把持话语权,大搞造神运动。

“中国的龙与地下城”的口号喊得震天响,回顾起光辉的创业历程,口吻仿佛已经功成名就,坐等众人朝拜一般。推广普及“天神”这个称谓,大力宣传“那些男人”,鼓吹个人崇拜,将读者群往追星族的道上引。

看上去符合商业化的举动,实际上的效果却未必有多佳。一件商品的推广,总还是取决于是否迎合市场。自卖自夸地宣传到天上去,未必就真能大卖。前面已经说过,江南今何在原本就已很有名气,而现在不努力补坑,光是依凭浓墨重彩的鼓吹,最后的结果只能是,九州的市场范围并未扩大多少,读者群体却开始严重粉丝化追星化了。看上去热闹非凡,但摆架子太多,却给普通读者树上了一道无形的屏障。何况此时国内的奇幻小说,已经不是卖方市场了。

为了博眼球,九州甚至公然提倡“伪科幻”,殊不知这点玩世不恭的小聪明,恰恰与带精英倾向的口号“中国的龙与地下城”相左。何况写“伪科幻”的人早就多了,发表的时候却都会摆出“正统”的面孔来。(反问一句,江南今何在的创作风格,对于着重设定的史诗奇幻来说,真的很适宜么?)

相比草根性的网络写作,“九州”就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名作者,加名刊物,时代环境也极其优越——如今这个最新美剧最新日本动漫,可以通过网络同步翻译过来的年代,想要获得全方位的认同将越来越困难。而九州初创的时候,却有着天时地利人和的巨大优势,碰上的也正是中国奇幻文学初步爆发的“临界点”,大好机会眼睁睁地就在眼前。

作为事后诸葛亮,我也只能说:

假如当初不搞独立运作,更多地依托现成的飞奇幻杂志,辅之以网站推广,天神们现在将“两头通吃”,不管是知名度,还是版税和改编收益,都将高得惊人;

假如分家之后专心于写作,每人都弄出一套全本的长篇大论来,那起码也能让九州的构想彻底变成现实,雷打不动;

假如不搞内讧和分裂,放到现在也还算自成一家;

……

然而,没有如果。

九州本来有着绝好的机会,可惜却一次次地错过,内讧事件变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时隔两年之后,我们才可以看出此事件的深刻影响:“九州”的分裂,事实上标志着中国奇幻杂志整体上的一次大溃退。

大陆的奇幻杂志,还有奇幻网站,两者差不多同时起步。前者更有先天优势,“九州”从惊奇档案到飞奇幻,早期发展何止是极好,简直是完美!眼看就要到了激发市场潜力的关键时刻。

可惜的是,因为自身的种种原因,国内奇幻杂志的飞跃式大发展被错过了。羽翼尚未丰满,就贸然与飞奇幻分家,自己人生地不熟地出来单干,搞封闭式经营,可以说错过了第一次机会;然后,创作不振,挖坑不填,让粉丝望眼欲穿,却又迟迟不见下文,不妨说错过了第二次机会;最后,内讧爆发,四分五裂,贱卖版权,连最后亡羊补牢的机会也错过了。

大陆奇幻市场终究还是爆发了,最终大赚一笔的却只有起点17k等奇幻网站,以及网络写手们。原本先声夺人的奇幻实体刊物,不仅没有迎来本行业的大爆发,反而连商业上的平分秋色都没做到。“九州”,当年占据着聚光灯下最瞩目的位置;而现在的“九州”,却在网文大潮和《最小说》之流的夹攻下,被边缘化小众化了。天神们获得了小圈子里很高的虚名,但却并没有享受到相应的高收益,不管是经济物质上的,还是创作成绩上的。料想各位高人当初如果各自单干,现在恐怕知名度更高,赚钱也更多……残存的粉丝们还要忍受“但悲不见九州同”,可怜可叹!

回想当年,我只好套用大话西游里的经典台词,曾经有一个机会……

题外话:

这篇文章是评“九州”的,但我还是忍不住指出,九州系杂志对飞奇幻真的不太厚道。“分家”的事前面已经说了,飞分出了读者,同时也多了直接竞争对手。而且在此之后,飞又捧出了一批作者,然而出名之后又经常被九州挖了去。九州商业拓展不利,搞来搞去还是在和飞争夺同一片读者群和作者群。飞近几年来将新人捧成大腕不算少,相比之下九州除了固步自封的造神运动又做成功了什么?

飞,还有科幻世界,都是开放性的平台,它们的悲哀是给很多人提供了成名的机会,可惜不少人成名之后就飞走了,转投其他杂志,然后其他杂志的粉丝就来批飞和科幻水平下降……


本文标签:

我要留言


Web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