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幻坐标奖官网·独立幻想评论

浪漫之国·奇想流芳——法国科幻小说简史

最初几十年的法国科幻小说造就了好些在文学界声望卓著的作家,不仅是凡尔纳,还有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成名的罗尼兄弟等人。凡尔纳为法国科幻赢得了世界声誉,但风格与之相近的法国科幻作家只有写出《二十世纪之战》的阿尔贝·罗比达等少数几个人,而J·H·大罗尼(1856-1940,罗尼兄弟中的哥哥,原名约瑟夫-亨利·博埃克斯,比利时籍法语作家)继承了十八世纪法国伏尔泰等人“哲理小说”的传统,并对二十世纪的法国科幻作家甚至威尔斯等英语科幻作家产生了很大影响。罗尼重视科幻小说的文学性和哲学意味,使得科幻主题为文学界接受,科幻小说也得到了法国主流文学的尊重和接纳;在树立法国科幻小说的独特风格这方面,罗尼功不可没。他最有名的作品是后来被改编成电影《寻火记》(1981)的《火战》(La guerre du feu,1909)。《火战》是石器时代某个部落的三个战士外出寻找火的故事,同时也探讨了一个人内心爱的力量。

《寻火记》

罗贝尔·卢伊和雅克·尚邦在《科幻小说百科全书》中将19世纪80年代至20世纪30年代这一时期称为“法国科幻小说真正的黄金时代;我们也可称之为法国的通俗文学时期”。虽然当时既无通俗杂志,也没有科幻小说杂志,但法国的一批流行杂志“经常刊载一些预言推测性的中篇小说和长篇连载小说”。保罗·克洛代尔、埃米尔·左拉、阿纳托尔·法郎士等优秀的主流文学作家也曾涉足科幻小说这一领域。居斯塔夫·勒鲁日分别于1908年和1909年创作了两部有关火星的小说,可看作是数年后埃德加·赖斯·伯勒斯名作《火星公主》的先声。两次大战期间又涌现出一批科幻作家,如安德烈·库夫勒尔、加斯东·勒鲁(以恐怖小说《歌剧院幽灵》而著称)、雷吉斯·梅萨克、莫里斯·勒纳尔。勒纳尔对凡尔纳和罗尼/威尔斯这两种风格都有批判,不过总体上还是倾向于后者,其《蓝祸》(Le Péril bleu,1912)与威尔斯的《世界之间的战争》和罗尼的《神秘力量》(La force mystérieuse)有相似之处,而文中有英国警察和土耳其恶棍登场的一段滑稽情节则盗用了凡尔纳在《八十日环游地球》中精心描述的追捕。

法国最早的科幻小说出版业创立于1935年,比美国二战后才开始的通俗娱乐出版业要早十多年。由梅萨克创办的超级世界出版社出版了三种书刊,而其中两种是梅萨克本人的小说。在二战的硝烟中,梅萨克于1943年死于纳粹集中营,雅克·斯皮茨和勒内·巴尔雅韦尔贡献了为数不多的战时科幻小说。斯皮茨是两次世界大战间尤其是三十年代具有代表性的法国科幻作家,研究法国科幻的学者乔治·斯拉瑟认为,“(斯皮茨的)这些小说具有某些特征,使它们成为源于西拉诺和伏尔泰的讽刺文学传统的一部分”。名作《苍蝇之战》(La Guerre des mouches,1938)讲述了一个灾难故事:拥有了理性的苍蝇击败并毁灭了人类。斯皮茨的“预言”宣告了灾难和无法逃避的未来,作品中的讽刺在很大程度上具有十八世纪法国哲理小说的风格,坦然肯定了对整个宇宙的悲观态度,从而超越了勒纳尔对凡尔纳式乐观主义的戏仿。

《苍蝇之战》

战后,风格独特的法国科幻小说一度走向衰落;究其原因,卢伊和尚邦归纳为两点:其一,法国的学术文化界越来越倾向于明确区分文学和科学,“结果雄心勃勃的小说家们对科学及其对人们生活形态所能造成的影响丧失了好奇心”;其二,这段时间正是英语科幻尤其是美国科幻的黄金时代。法国科幻再现江湖时,英语国家科幻小说的主题和风格为法国科幻作家们提供了灵感。1951年黑色河流出版社(Fleuve noir)推出的“预测”(Anticipation)丛书——由法国作家创作并以平装本发行的一个中篇小说系列——让许多法国科幻作家初次登上文学舞台,两家大出版社加利马尔和阿谢特合作出版了《奇异的人造纤维》。1954年,《银河》和《奇幻与科幻杂志》的法文版面世。

这一时期值得一提的作家首推鲍里斯·维昂(1920-1959)。他翻译了多部美国科幻小说,特别是A·E·范沃格特的名作《虚空世界》,使范沃格特像爱伦·坡一样,在法国比在美国更受欢迎。维昂在自己的小说中蕴藏了深刻的社会思考,探讨了西方文化和人类灵魂出现的问题。《北京的秋天》(L'automne à Pékin,1947)被评价为“变幻莫测世界里一个荒芜的乌托邦”,故事情节与北京和秋天都毫无关系,其荒诞派风格令人想起尤内斯库的名剧《秃头歌女》。《红草》(L'herbe rouge,1950)则是“一个时空旅行与怀旧情绪交错的超现实主义故事”:一位学者发明了一种能让他回忆起自己的过去和焦虑的机器;维昂借小说表达了他自己的焦虑。

法文版

英文版

五六十年代的重要法国科幻作家有斯蒂凡·维尔、B·R·布鲁斯、热拉尔·克莱因、菲利普·屈瓦尔等。前两位作家被认为是黑色河流出版社旗下的领军人物,他们以通俗科幻作品的形式,保持了纯正的法国风味。维尔的代表作是《尼乌尔克》(Niourk,1957)。故事以一个人类文明消失殆尽、只在墨西哥湾残存了几个部族的辐射世界为背景,讲述了一个被部族抛弃、一无所有的黑孩子寻找神秘城市尼乌尔克的历程。布鲁斯的小说有《飞碟告急》(S.O.S. Soucoupes,1954)、《磁力屏障》(Rideau magnétique,1956)和《地球……24世纪 》(Terre... Siècle 24,1959)等。克莱因是一位眼光独到的评论家和文选编辑,他编辑的《别处和明天》(Ailleurs et Demain)科幻小说丛书,收入了多位美国科幻作家的名篇,也为米歇尔·热里的《游移不定的时间》(Le temps incertain,1973 )、安德烈·吕埃朗的《隧道》(Tunnel,1973)等法国科幻佳作打开了成功之门。克莱因的代表作有《群星的开局让棋》(Le gambit des étoiles,1958)、《太阳帆船》(Les voiliers du Soleil,1961)、《战争霸主》(Les seigneurs de la guerre,1971)等。已经译成中文的克莱因作品《电话线路》(La loi du talion,1973)中那个奇妙的双重未来故事给读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空谷回音》(La vallée des échos,1959)则体现出受新浪潮文学影响的散文化风格,叙述舒缓,文笔优美,以两位考察火星的科学家在火星一个山谷中与神秘声音相遇的故事,深刻表达了人类渴望摆脱孤独、融入宇宙文明的情感。此外,主流文学家向科幻文坛的进军也得到了好评,其中最有名的无疑是以《桂河大桥》享誉文坛的皮埃尔·布勒创作的《猿猴星球》(La planète des singes,1963)。这部小说发行量很大,以其为蓝本的《浩劫余生》(1968)也被誉为科幻电影中的经典。

《猿猴星球》:科幻电影史上永恒的经典镜头

六十年代末到七十年代,法国科幻找回了它失落的一些动力。与美国科幻不同,太空旅行并不是这些后1968法国作家的主要题材。新一代法国作家对过去两代人所经历的恐怖记不太清,却从战后法国的变迁中找到了灵感。特别是1968年“五月风暴”后,法国科幻作家致力于政治和社会题材的写作。热里和屈瓦尔等作家对当时仍被不少人认为是青少年娱乐读物的这一文类进行了彻底的改造,并开始赢得喝采。在热里的《正义动物》(Les animaux de justice,1976)中,外星人来到地球,试图让地球人变成为他们判断善恶的“正义动物”;《人民帝国》(L'empire du peuple,1977)则是引人入胜的政治歌剧,贯穿全书的是“人民帝国”和秘密组织的斗智斗勇。屈瓦尔作品《可贵的人性》(Cette chère humanité,1976)既描写了人类寿命的延长,又展望了某种社会经济共同体,这部小说后来荣获阿波罗奖。瓦尔特、安德烈翁和于贝尔以及后来的多米尼克·杜艾、皮埃尔·佩洛特等作家也有所贡献。由凡尔纳开创的“技术流”科幻在英美发扬光大之后重又影响到法国科幻,但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法国科幻关注社会、重视哲学思考的特色。同时,漫画开始在法国科幻的发展中发挥重要作用。《嗥叫金属》(Métal Hurlant)——《重金属》(Heavy Metal)派生出的法国杂志——开始寻求将科幻小说作为漫画源泉的可能性。绘图小说(graphic novel)成为今日法国科幻小说的主要出路之一。

八十年代以来,法国作家开始将科幻小说看成实验文学的领域。后现代主义对文学的影响和来自英语国家科幻小说的赛伯朋克主题促成了法国科幻小说的新生。不过,从数量上看法国科幻小说进入了低谷,科幻小说的年出版量由四十种降到六种,一些作家将注意力转移到刻意追求风格,创作诗歌和进行尝试性写作,另一些则注重“表达他们那常常是极其荒诞的个人世界”,其中的佼佼者塞尔日·布吕索洛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发表了四十多部小说,以《食墙者》(Les mangeurs de muraille,1982)、《钢铁狂欢节》(Le carnaval de fer,1983)、《凝固汽油眼中的人类》(L'homme aux yeux de napalm,1990)等为代表。布吕索洛文思敏捷,创作宏富,涉足科幻、恐怖、少儿读物等多个领域。第三类作家包括G·J·阿尔诺、贝尔纳·西莫内和若埃尔·乌桑等人,他们的写作呈现出调和各种科幻传统的倾向,“引导读者对时事加以反思……并保持了传统科幻小说瑰奇惊险的魅力”。阿尔诺的名作、1988年获阿波罗奖的《寒冰公司》(La Compagnie des Glaces)展现给读者一个被厚厚的冰层侵蚀的地球,幸存的人类依靠铁路公司的物资运输苟延残喘,但也由此陷入这些公司的专制。冰川学家利安·拉格探索红种人忍受苦寒的能力时,发现叛乱的狂热正在蔓延……

布吕索洛

《食墙者》

《猎梦人》,布吕索洛著,肖晓丹译,四川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

以英美科幻传统来衡量,作为一个独立文类的法国科幻小说至今尚未形成,而事实上法国科幻也从未在法国文学中确立自己的地位。这种论断得到许多法国科幻小说研究者的认同,不过斯拉瑟对这种“英美科幻中心主义”提出了质疑。他认为,法国科幻小说具有与英美读者对通俗小说的理解差别很大的复杂性或哲学内涵,相对来说,这类科幻小说没有多少独立于主流文学之外的特性,因而科幻小说在法国常被简单地归于超现实主义文学之列;但其实从西拉诺、伏尔泰到罗尼,再到二十世纪的众多法国科幻作家,法国科幻小说的脉络清晰可辨,而且在法国文化中有很好的传承性。在斯拉瑟看来,是为这种“被遮蔽的文类”正名的时候了。

页面: 1 2


本文标签: ,

我要留言


Free WordPress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