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幻坐标奖官网·独立幻想评论

科幻与思维实验——从SFW1期《猫与讽刺小说》说起

我这个人看小说不挑,各种类型小说都爱看,科幻奇幻推理悬疑武侠甚至言情。但总有一款是我最喜欢的,那就是科幻,也不是所有的科幻,而是能对我的思维提出挑战的科幻小说。

科幻小说常被称为点子文学,其实这个所谓的点子,就是对现在的世界提一个“what if”的问题,不管这个问题是“如果宇宙常数改变了”这样的硬问题,还是“如果我们发明了时间机器”这样的软问题。只要一部科幻小说提出了一个或几个这样的问题,并以回答这些问题为主要内容,那我觉得就是核心科幻。我个人觉得《1984》很硬,就是在于这部经典的反乌托邦小说很好地回答了“如果集权主义老大哥无所不在”这个what if问题。

既然科幻小说能提出一个很好的“what if”问题,那作为读者的我,就会很有兴趣自己去思考可能的解答,并把小说读下去看看作者的回答是怎样的。

SFW第一期的《猫与讽刺小说》就提出了一个很好的问题:如果我们有一台虚拟机可以把小空间在视觉神经上虚拟为大空间。这个问题在居住空间越来越紧张的现实下提出很有意思:也许科学能解决居住空间小的问题,只要让人视觉上觉得大就行了。而这部小说由此铺陈出来的故事也就具有一定的现实批判意义——科技“解决”这样问题的同时已经异化了我们都市人。

小说的设定问题和故事铺陈都没有问题,也有一定的人文思考空间。但有一个巨大的缺陷:那就是缺乏技术和逻辑上的细节,无法给予读者思维上的挑战。读完这篇小说,应该有相当一批读者(即使不是技术宅)会有疑惑:虚拟机是怎样让物理上小空间变为视觉上的大空间的?视觉上的大空间肯定会影响人的行动,难道不会在物理上有冲突吗?作者只是简单的提出虚拟机的设定,然后以此为故事的起点,但技术上和逻辑上细节的缺乏不仅让读者无法得到智力上的挑战,也大大削弱了故事的可信性和感染力。

其他类型小说必须要以好看的故事情节为主,而科幻小说却并不一定。有的科幻小说几乎没有情节,但它对“what if”问题回答(也许只是技术性的)却能给人极大的思维训练和挑战。我们可以称之为“纯思维实验”科幻小说。怎样达到这点呢?这就要靠丰富的、有想象力的和有逻辑性的细节了!

最极端最经典的一个例子是19世纪末的经典作品《平面国》。这部小说毫无传统意义上的情节,甚至连所谓主角都没有,简直就是一部“博士论文”。但它为什么那样引人入胜、经久不衰呢?因为小说用丰富的细节回答了一个what if问题——如果一个世界全是二维平面,那会怎样?其中的技术细节涵盖物理、科技、政治、经济、社会等各个方面,非常有想象力,逻辑也非常完善。喜好“思维实验”的读者如我,读完这篇“没有情节”的小说之后如饮一杯醇酒,足够回味好久,并且会在小说的基础上展开自己飞一般的想象。

国内科幻作家中比较擅长写思维实验的是大刘和陈茜。大刘的《山》(或《海水高山》)就是一个很典型的“纯思维实验”小说。《山》其实是涉及两个what if问题——“如果质量巨大的外星飞船停在海平面上,那物理上会产生什么样的景象”,以及“如果一个世界是在行星的核心产生(泡世界),那会有怎样的科技发展史?”这两个都是物理学意义上非常硬的问题。大刘用非常棒的细节描写让读者的想象力跟随着他驰骋。每每看到他写的细节会让你拍案叫绝——他的脑子是怎么想到的啊?比如我看到《三体III》里面那句“只送大脑”,就连拍大腿,感叹大刘的想象力永远在你的前面。当然也会不少较真的读者去循着他的细节找硬伤,比如有同学就计算得出外星飞船引起的“海水高山”不会超过75米。

陈茜的思维实验小说最典型的是《迅行十载》。人类发明了T剂——一种加速时间感的药物。这篇小说最棒的是把T剂作用在人身上会产生怎样的效果用细节勾勒出来,这些细节还是那样的特点——丰富且极具逻辑性。

上面说的都是偏于自然科学的what if问题,韩松的《暗室》则问的是社会科学的问题——“如果胎儿能够通讯,社会将如何反应”。当然,韩松老师这篇小说的意旨要超出单纯的what if问题,但不妨碍我们用“思维实验”的角度来看它。同样的,《暗室》里的细节也是丰富、合理、逻辑,用这些细节将读者的思维引向一个黑暗的深渊。然后,至于你想从中照见怎样的现实,那就是个人的经验了。从“思维实验”的角度看,这篇小说绝对做到了让思维飞的效果。

最后,当然,如果能在回答what if 问题的同时提供一个好故事,那这篇小说就更加有价值了。《平面国》毕竟不是一篇论文,它还是有一些情节可读性的。《山》也用一个人物的经历串起两个部分的思维实验。不过,就我个人的阅读经验而言,看到好故事容易,看到好的思维实验真的不容易啊。


本文标签:

1 条留言 »

  1. 很喜欢的博客,呵呵

我要留言


mugen 2d fighting ga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