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幻坐标奖官网·独立幻想评论

封闭与反抗:科幻迷对外界偏见的反馈——《科幻世界》2011年1期“国外科幻”有感

编辑们,你们是故意把《普洛斯米尔归来》和《心系未来》放在一期的吧?也许大家没看出来,这两篇其实正好总结了科幻迷面对外界普遍的对待科幻的偏见时的典型反应。

注意,后面的描述有剧透。

《普洛斯米尔归来》是第一种反馈——像刺猬一样反刺回去。议员对高投入的科技项目不满,当他了解到很多科学家都是小时候被海因莱因的科幻小说“蛊惑”,于是突发奇想,想要时空穿梭回去掐灭海因莱因的科幻之路(有这个想法,议员肯定看科幻啊)。结果拉里尼文的结局很讽刺之——你让科幻大师不去写科幻,ok,那他就在工作中把科幻做出来——时间线改变后,海因莱因上将把对科幻的爱好转化成对宇宙探索的支持。这里,可以看出科幻迷的一个普遍思维——如果没有幻想,人类对宇宙对自然的探索将失去动力。你看,科幻迷多有智力多有远见!科幻多重要啊!

而《心系未来》则是另外一种自然的反馈——把我们自己封闭起来,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主角是科幻小说家比尔德,从他发表作品时间和怀念的故友(海因莱因、阿西莫夫和克拉克)来看,他是黄金时代的科幻作家。小说围绕着他在获知自己即将罹患老人痴呆症之时与久以疏远的女儿之间的交流展开。他的女儿对科幻的态度非常典型——“您又在编造那些不着边际的故事了,是吗?”,“爸爸,您总是忙忙碌碌地活在未来,却从不知道好好地享受现在。如今您不光活在未来,还活在现在。”比尔德的反应是封闭自己的心扉,幻想着自己创造的平行世界回来救自己——“我记得未来。未来也记得我。”

科幻迷常把自己比作黄金四才子之一的范格特笔下的slan——智力超人的变异人,受到普通人的敌意、孤立甚至围剿。当然,这只是科幻迷自我认知理论的一种。我个人觉得,过度的受迫害妄想和过激的有攻击性的“反抗”,封闭自己或形成封闭小圈子,都并不好。当外界偏见袭来之时,你只需笑笑说,就跟你们打牌看电视的爱好一样,科幻只是我的一项爱好,一种业余的生活方式而已。


本文标签: ,

我要留言


Web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