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幻坐标奖官网·独立幻想评论

刘兴诗科普科幻挂靴宣言

说明:

2011年1月18日,幻通社突然爆出消息:刘兴诗发布科普科幻挂靴宣言,表示将离开科普科幻创作阵地。

对此,作为刘兴诗科普作品的学生、科幻作品的读者,我们要向刘老致以崇高的敬意!

祝老先生身体健康,心情愉快,家庭幸福!

除此之外,作为小愤青,我必须向老愤青刘兴诗致以更加崇高的敬意!在良知与尊严面前,在祖国利益和民族大义面前,您永远是年青的!

永远不放弃自己一生坚持的观念,例如强烈反对帝国主义,有老账必算,以及坚持民主观念!

——这是我们共同的追求!

刘兴诗在2007年(成都)国际科幻·奇幻大会上与广大幻迷在一起

刘兴诗,四川德阳人。1931年5月8日出生于武汉。地理专业,主要研究第四纪地层学及地貌学。先后在北京大学、华中师范学院、成都地质学院任教,并任其他学院、研究所职务,教授,研究员。中国科学文艺委员会委员,中国地质作家协会副主席。1945年发表第一篇作品,60年代初开始业余创作,迄今在境内外出版图书100余种,1600余篇其他作品。在海内外获奖89次,两本书列为全国红领中读书读报推荐书。

《美洲来的哥伦布》被评为中国科幻小说重科学流派代表作。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会员,世界科幻小说协会会员。曾任中国地质作家协会副主席、四川省科普作家协会副秘书长、儿童文学委员会委员等职。被中国科普作家协会表彰为成绩突出的科普作家,被有关单位评选为“孩子们最喜欢的科普作家”等。

Пока,科普;Пока,科幻

刘兴诗

一个运动员到了一定的时候,应该勇于抽身,告别球坛挂靴引退了。一个作家似乎也应该这样。

我想,应该是自己暂时挂靴的时候了。想对科普和科幻,说一声“再见”。

当然啰,这个“再见”只不过是“暂别”。用俄语来说,仅仅不过是“Пока”,而不是 “досвидания”。甚至“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那样“生离死别”之意。

为什么我这样说?有几个重要原因。

一则由于自己已经实实在在迈入80大关,虽然说什么“80后”,还要争取“90后”,以及什么“80公岁”,那是开玩笑的话,岂能当得真。人活到这个份上,就得仔细盘算剩余不多的时间,到底还有几分几秒?到时候阎王老爷发请贴是不讲情面的,多耽误一分钟也不行。因此必须十分慎重考虑,剩余不多的时间,到底该先干什么,后干什么才对。从这个角度出发,不得不对科普和科幻,暂时说一声“Пока”。

二则由于自己的积累已经用得差不多了。虽然还不至于江郎才尽,却有一种难以为继,处处都能弯弓射大雕的感觉。作为一个猎人,不瞄准射大雕,只射小麻雀,有什么意思?

我一贯主张,科幻应该以扎实的科研基础为后盾。话说到这里,必须赶紧申明一句。当然,也不是所有的科幻都必须这样。其实我自己的作品,也并非全都这样的。但是,如果源于自我的科研基础,想必会更好一些,是吧?

科普更加不必说,必须要有自己的工作为基础,至少也得要有自我的深刻认识。否则人云亦云,把别人的资料编写一通,胡乱凑成一本书,又有什么意思?

我的积累真的用得差不多了。虽然还可以依靠自身一辈子的科学经验和素养,对一些问题发表一些见解,但是那不是主要的。说得俗一点,嚼别人的剩馍,换取出版一两本书的“成就”,然后沾沾自喜,以及区区稿费,有什么意思?以我这样的年龄,真的时间耗费不起,不能奉陪了。

三则由于自己有一个一贯的理念,喜欢迎接新的挑战,什么事情做到一定程度,就必须及时转身,一切从零开始,不要留恋所谓的“名份”和“地位”。正如当年要写童话,老友洪迅涛劝我说:“童话没有你的地位,不应该放弃你在科幻的地位。”我没有听他的。我在科幻有什么“地位”?狗屁而已。“地位”对我犹如浮云,绝对不会拿着过去写的几篇文章自我陶醉。甚至以此为资本,向外界讨要什么“排名顺序”、“会议座席”。好汉不提当年勇,那未免太寒碜了,是不是?那样的人没有出息,我看不起!

由于这些理念,所以不得不说一声。Пока,科普;Пока,科幻。一个阶段以来,谢绝了一切上门的组稿、路过的宴请和各种各样的组稿会。朋友们,请原谅我。

暂时不写科普和科幻,或者尽可能少写。是不是真的完全不写,打算转向干什么?这又是两个需要说明的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不是真的彻底不干了?那也未必。《讲给孩子的系列》就不会放弃。因为这允许我自由发挥,输入一些自己的理念,不完全是一般的科普。而包括了自身的人生观、世界观,许多自己一生坚持的观念。例如强烈反对帝国主义,有老账必算,以及坚持民主观念等等。也由于宽松的要求,和常见科普不同,允许使用文学笔法追求意境,输入哲理等。加以出版效果也不错,已经连续获得新闻出版总署每年推荐100部作品的6连冠了,其中每一套出来都获得各种各样的大奖,只是冰心奖就有好几次。已经做了“过河卒子”,打鸭子上架到这个程度,这个系列当然不会放弃。包括出版社在内,外界力量也不允许我放弃的。

当然啰,如果有时间,有好的选题,可以自由发挥,还是要写科普的。例如,我一生真正从事的专业是第四纪地质学和地貌学。前者涉及古气候环境变化和史前考古,后者涉及河流、湖泊、黄土、沙漠、冰川、喀斯特、山地、平原、海洋、海岸等许多方面,是不是以自己的工作回忆录,或者其他方式表达,还是很有信心,很感兴趣的。关键是时间,不敢一下子铺开。

唉,如果我真的是“80后”该有多好!奉劝年轻人,寸金难买寸光阴,好好把握宝贵的时间。不要像我一样,落得最后垂死挣扎,那就不好了。

科幻也不是真的完全“досвидания”。我是至今工龄最长的科幻“雇佣兵”,如果要以此“分房子”,肯定是“Number 1”,先选一套朝南的再说。不管怎么说,也有难以完全割舍的感情嘛,怎么会完全放下。而是找不到适当的题材,没有充裕的写作时间而已。

我认为世界将要进入一个漫长的灾变气候期,异常天气将会反复不断出现,以至愈演愈烈。这个问题很重要,必须反复着重提醒。这是一个科学工作者的良知和不可推卸的责任,而不是一般的科幻题材。我已经在几篇论文和一些演讲中,一再提醒这个问题,还有必要不断提醒。为此,上次在成都的世界科幻大会上我说过这个问题,因为夏笳是北大的小师妹,气象专业出身,所以指定她写。她没有写,只好自己赤膊上阵了。一个出版社已经约定,将作为重点书推出,关键就在于我有没有时间和精力。

另一个题材是用科幻小说形式狠批什么乱七八糟的“百尔慕大之谜”、“金字塔之谜”、“诺亚方舟之谜”、“北纬30度之谜”之类的伪科学观点。当代迷信有一个特点,就是披着似是而非的“科学外衣”,宣扬伪科学。对待这样的问题,绝对不能置之不理。这个系列我已经出版过3本,现在有一个出版社正在接洽,是否可以接着做下去。

再一个题材是对历史的反思,打算做一个“历史刺客”的系列,已经写了“瞄准秦始皇”,还准备一个个“刺”下去。不消说,空口说白话不行,这也需要时间。

第二个问题,话说到最后,打算在“80后”之际有什么转身?

因为还没有全面铺开,就暂时不说了吧。2010年最后几天,坐在北大勺园,和三个出版公司达成一系列意向性协定,包括境内出版和对外翻译等。除了转让一些版权,其中两三个题材,还得大张旗鼓继续写下去,到时候大家再看吧。因为共同的约定,暂时不讲为好。不过可以说的是,这不是科普,也不是科幻。把老来不多的光阴集中在这里,抛弃了科普和科幻所谓的“地位”,迹近于“从零开始”,有成功,也有失败的风险。我会试一试。输了就算了,总比不试一下好些。

Пока,科普;Пока,科幻,暂时告别一下。朋友们,请忘记我的过去,关心我的未来。谢谢!


本文标签:

1 条留言 »

引用(trackbacks):

  1. 刘兴诗挂靴宣言·后续:我不是说完全不干科普和科幻 | 幻想评论

我要留言


Free WordPress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