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幻坐标奖官网·独立幻想评论

《三体》:在无限遥远的未来,我和你

刘慈欣的《三体3:死神永生》终于完成,跟前两部合成个庞大体系。读这部小说的时候,首先被刘慈欣奇绝恢宏的想象震倒,叹服他的宇宙胸怀。

他的《三体》早就有无数死忠,他们自称“磁铁”,从科学和幻想的角度,来对作品进行了精微的分析。我知道,这种深入分析不亚于《阿凡达》的粉丝们。

我读完作品的时候也忍不住想,要是《生活大爆炸》里的那四个科学狂人能读到《三体》,也一定会狂热痴迷,把他们每星期的某个晚上,定义为“三体主题日”。

《三体》有这么大的魔力,我还是绕道讲讲三体里面别的东西。科学部分就留给那些“磁铁”去讲,我想谈一谈其它。

伟大的文学作品,其实是超越类型小说的界限的。在我看来,《三体》已经不只是部科幻小说,它也是一部了不得的文学作品,在中国当代的文学作品里,它绝对算得上优秀。

还是得先大致讲一下小说梗概,让那些不读科幻的读者们也分享一下这个奇幻而宏大的世界。

当然,我会守住《三体3》的核心秘密的,剧透是科幻小说的死敌,仅次于侦探小说。《三体1》和《三体2》的情节我会讲得多点儿。

女科学家叶文洁在文革中,亲眼见证父亲被打死,一个偶然的机会,她在一个绝密基地里,利用太阳的增益反射原理,向宇宙发布了地球的详细资讯。这个信息被正在四处寻找新基地的三体星人得到,三体星人准备摧毁地球文明后,向地球殖民。这是《三体1》的主要内容,最奇特的想象是,三体星是三个恒星组成的一个星系,三体人生活的行星就在这三个恒星引力的交替之下,过着水深火热的日子。一群狂热的对地球文明不满的人,以替外星人引路为己任。他们的精神领袖就是叶文洁。

当人类意识到三体的进攻时,地球上开始组织各种反抗。因为一切可传送的信息对三体都是透明的,惟有人的大脑,人的计谋,是三体人看不透的,于是人类设想出了一个面壁者计划。即全凭执行者的个人脑力,来与远高于人类科技的三体人对抗。社会学家在几个面壁者失败之后发现了一个深刻而黑暗的宇宙规律,终于制衡了局面。

《三体3》就是在这之后展开,弱小的人类,在几个世纪后,孤独地面对外星人,以及更辽阔的宇宙。

刘慈欣有强大的讲故事的能力,甚至叫讲故事都不准确,他向自己不停地提出难题,又不停地一个个解开,设想的难题有极高的想象力,解开这些自设的难题就更加困难。估计他自己也在其中玩得不亦乐乎,读者更是跟随他的想象,一步步踏入险境,又屡屡化险为夷。

他是一个很硬朗的男性作家,他的写作按照分类是属于硬科幻类型。所以,考察他笔下的柔软的部分,倒引起了我的兴趣。

《三体1》是最有现实感的一部小说,除了外星人部分,它抒写的是今天的现实。到《三体2:黑暗森林》,就像一场场脑力搏斗。作者写到这里的时候,时不时放缓笔调,写了一写男主人公罗辑的个人世界。男主人公在被授命为面壁者之前,是一个浪子,莫名其妙地接受了这个重大使命后,他只是想隐居起来,躲起来过一种不理世事的小日子。他申请给他找一位他梦见过的完美的女孩,他甚至描绘了她的容貌、声音、性格。他全能的部下马上就为他找到这样一个女孩,一切如他所愿,这个女孩美丽、单纯、天真、善良、有艺术才华,还有点脆弱,她崇拜他,并爱上了他。

读到这里的时候,我对刘慈欣的这种设想颇感有趣。这是典型的大男人的趣味。注意,我不是批判这种趣味,其实,我还挺欣赏男人的这类倾向,这是男人骑士风度的基础。

只是,小说的这部分,写得比它科幻部分还要玄太多了。一切也像做式题一样,也许科学可以,但生活和爱情没这么一加一等于二。

我不会苛责刘慈欣,情感本来就不是这部小说的要件。

但到了《三体3》,刘慈欣让我又多了一份惊讶。

他在这部小说里,更重头地写到了情感,而且写得好,男女境遇奇绝,所含寓意深刻。

《三体3》可以看成是两条道路的选择,人类选择爱或者战。选择情感或者理性。在关键的时刻,女主人公被地球人看成圣母的化身,而圣母,自然是选择了爱。

但这种选择,在残酷的宇宙博弈中,轻而易举就被粉碎了。

女主人公几次被推到为人类选择的位置,但她的选择总是相似的。

我不知会不会有女权主义者质疑刘慈欣的人物安排,但大刘在小说里也借人物之口安慰女主人公:人类以民主的方式选择她,就是已经做了选择。地球文明最终会做出这个选择。

在《三体3》里,情感虽然不是小说中最大的看点,但对这种跨越无限未来的情感,作者做了极大胆的设想和歌颂。

现实主义文学,或者说,严肃文学,对爱情的抒写,至多是磨难频繁,最厉害也不过是生死相隔。但在刘慈欣设想的未来世界,爱情面临的严酷考验,完全推到了极致。在这里,我不多表述细节,这些细节应由读者去探究,发现它最大胆的设想。

刘慈欣说过:“描写大灾难和末日的科幻小说是一种思想实验,使人们从一个更长远和更高的角度认识到人类文明的脆弱, 认识到我们在现实中必须珍惜的东西,也对文明自身的某些负面的行为,如破坏环境,有了更生动的认识和警惕。对真正的灾难有了一些心理准备。事实上,对末日的描写是科幻小说独有的功能,现实主义文学做不到这一点。”

在他的思想实验里,爱情是一项内容,世道人心,男女世界,也是一项项内容。

所以,他在描绘未来的几个世纪时,用一点闲笔就写出:在人类以为安乐繁荣的未来世界,男性特征消失了,要仔细分辨才能知雌雄;到人类觉得大难当头的时候,男性气质又回来了。

小说中的这样的趣味点比比皆是,它不只是我们以为的那种简单的科学幻想,它同样包括种种哲学和社会学的思考。

刘慈欣对这些内容的写作,谈到了他的文学观:“科幻(其它文学也一样)就如男女之情,是一种放纵和享乐(科幻主要是想象力方面的),你在这个过程中不可避免地‘追问’和‘探讨’出了某种人生和生命的真谛,但你肯定不是为这个来的。”

他这种对意义的超脱态度,反而成就了他的文学。他的作品就不仅仅只有观点和思考,更有庞大而丰富的细节和故事,而这些故事本来就会促使读者去思考,地球的未来和人类的未来。

注:本文原发表于2011年1期《开啦》,作者:西门媚,转载请注明原作者及出处。


本文标签: ,

1 条留言 »

  1. Plasnieg to find someone who can think like that

我要留言


Premium WordPress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