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幻坐标奖官网·独立幻想评论

[原创]《通用规范汉字表》修改意见

近期国家公布了《通用规范汉字表》,作为一个杂志编辑对此也有一些想法,主要是针对现有文字修改的意见。

通用汉字修改的原则:一是文字演化的客观历史,就是文字的趋势和这个文字原本的形态。二是人们的使用习惯,或者说使用事实。三是这种修改有无必要。这种必要包括书写上的必要(是不是简化易写易认)和经济成本的必要。以下的分析,也是从这三点考虑的。

在现有笔画进行修改的汉字中:琴、瑟、琵、琶、徵、魅、汆、籴、褰、衾、巽、馔、撰、噀、亲、榇、杀、刹、脎、铩、弑、条、涤、绦、鲦、茶、搽、新、薪、杂、寨、恿、瞥、弊、憋、唇、蜃、溽、蓐、缛、媷、薅、耨、褥、毂。

下面分开阐述:

【琴、瑟、琵、琶、徵】

这5个字的变化在“王”由“横”变成了“提”。笔画数量没有增减。从字体来说,这种改变唯一的好处就是和台湾细明体、香港明体、日本明朝体、韩国明朝体等统一,但问题是拿不同的字体进行对比既无可比性,更无必要。而从字形上说,“琴”、“瑟”、“琵”、“琶”四字属于上下结构,而下部分的顶部“今”“必”“比”“巴”基本整体为水平的,这样左边的“王”字末笔为水平更加协调,改成提笔反而奇怪。当然,手写的时候,的确大部分人习惯于写成提笔,但我们必须清楚认识到:印刷体和手写体本身就是完全没有必要统一的,在便利和美观度识别度的统一与选择上,手写体偏重于前者而印刷体偏重于后者,在统一文字字形时不需要过于考虑手写,不然英文字母a就应该写成ɑ,g就应该写成ɡ了。

从电脑显示来看,变成挑对笔画长度增加不大,粗细有变化,整体看得不偿失。

而最大的问题是,在无必要的情况下,这样的改变在成本上反而会造成新的浪费。

对这四字做一整体评分:

书写便利度:无变化

演化必要性:无

字形美观度:降低

成本加减度:增加

电脑显示度:降低

总结:修改既无必要,又增加成本。

但对于另一个徵,我是赞同修改的,因为这时“王”字的最后一笔,是与“攵”中的“丿”挨着的,这时改横为挑字形上更紧凑协调,从电脑屏幕显示的角度,原来的横也与另外的琴瑟等字不同,过短,改成挑后笔画变长也便于更清晰的显示。

书写便利度:无变化

演化必要性:无

字形美观度:提高

成本必要性:增加

电脑显示度:增加

总结:修改虽增加成本,但可提升美观度和电脑显示度。

另外,【巽、馔、撰、噀】的情况与【琴、瑟、琵、琶】等相同,修改后美观度降低,笔画不增加,无必要修改。

书写便利度:无变化

演化必要性:无

字形美观度:降低

成本加减度:增加

电脑显示度:降低

总结:修改既无必要,又增加成本。

【魅、汆、籴、褰、衾】

此5字的变化为末笔由捺变成了长点,在字体演化上没有含义变化。但是“魅”字与另外四字不同,末笔“被包围”,修改成长点会更适合、更协调,而电脑显示上,由于笔画大小的原因,在最常用的5号字上,现在本来就已经显示为长点了,因此可以修改。

书写便利度:无变化

演化必要性:无

字形美观度:提高

成本必要性:增加

电脑显示度:增加

总结:修改虽增加成本,但可提升美观度和电脑显示度。

但是,“汆、籴、褰、衾”等字则完全没有必要。由于是上下结构的最后一笔,空间上没有限制,而人们书写时长点与捺的习惯基本上相当,事实上作为最后一笔的长点是书法对捺笔的灵活运用,而从没有逆向运用的,既不会把点写成捺,因此修改后事实上是缩小了书写的灵活性。另外在电脑显示上则捺占优势,因此不建议修改。

书写便利度:降低

演化必要性:无

字形美观度:降低

成本必要性:增加

电脑显示度:降低修改既无必要,又增加成本。

总结:修改虽增加成本,但可提升美观度和电脑显示度。

【亲、榇、杀、刹、脎、铩、弑、条、涤、绦、鲦、茶、搽、新、薪、杂、寨】

这17个字,是将末笔分开的长点,变成了连接的捺,同时去掉了中间的“钩”,即最后部分是“木”字,属于本次字形变化最大的一组。在这些字中,“亲、榇、新、薪”四字可以看作一组,其根本是“亲”字。从字形演化上看,下部分的确从小篆时就曾经写为“木”,旧字形也大多是这样,在台湾细明体中,下半部虽然是分开的,但无“钩”,而香港明体基本与大陆相同,日本明朝体、韩国明朝体和旧字体相同,即现在的修改版方案,因此可以恢复为“木”。

书写便利度:无变化

演化必要性:有必要

字形美观度:无变化

成本必要性:增加

电脑显示度:略有增加

总结:修改虽增加成本,但能够恢复字形本源,可以考虑修改。

“杀、刹、脎、铩、弑”字可以看做一组,基本字是“杀”。杀字繁体字为“殺”,但在最初仍是“杀”字,因此这个简化字是非常合适的。而在造字之初到现在,几乎从未有将最下部改为“木”的写法,这样进行修改,只能人为可以制造新的异体字,完全不应该。此外,“铩”字却没有改变,使得本来统一的文字反而变得不同,可见这一组改变的失败。

书写便利度:无变化

演化必要性:错误的演化

字形美观度:无变化

成本必要性:增加

电脑显示度:无变化

总结:这个字组,是最不应该进行变化的一组!

“条、涤、绦、鲦”的变化同上,只是最后一笔仍旧为长点。这就很奇怪了。“条”按《说文》一书,从木,意为小枝,小篆的写法同样为“木”,因此恢复为木字底基本上是合适的,但既然认同了是木字,为什么不将最后一笔直接改为捺,而是保留长点呢?须知最后一笔完全没有阻碍,因此建议:如果本组进行修改,直接将“条”最下部变为“木”。

书写便利度:无变化

演化必要性:有必要

字形美观度:无变化

成本必要性:增加

电脑显示度:增加

总结:这个字组如需变化,应一次到底的解决问题。

“茶、搽”同“条”,存在改变不彻底的情况。不同的是,虽然修改为“木”可以更明确其木本植物的属性,但另一方面应该考虑到这个字似乎从小篆开始其下部就不是“木”字,几乎都是现在的写法,事实上这一组字在台湾细明体、香港明体、日本明朝体、韩国明朝体上都是高度统一的,即基本同现在的茶,但是中间一竖没有“钩”。

茶字需要考虑的另一个问题是,古茶字其实同“荼”字,虽然“茶荼”接近易混淆,但由于现在有明确分工,并不容易引起混淆。单独改变茶字字形而不改变荼字,反而会造成新的困惑。因此综合考虑在字形上

书写便利度:无变化

演化必要性:无必要

字形美观度:无变化

成本必要性:增加

电脑显示度:无变化

总结:没有必要改变,改变会改出新问题。

“杂”字和“寨”字:“杂”古代为“雑”或者“雜”,小篆上为“木”,可以修改。“寨”字情况相似。

书写便利度:无变化

演化必要性:有必要

字形美观度:无变化

成本必要性:增加

电脑显示度:无变化

总结:可以修改。

“恿、瞥、弊、憋”四字基本无变化,无必要。

书写便利度:无变化

演化必要性:无必要

字形美观度:无变化

成本必要性:增加

电脑显示度:无变化

总结:无必要修改。


“唇、蜃、溽、蓐、缛、薅、耨、褥”这9字的变化为辰的长撇是上下结构还是半包围。这里又有分别,即“唇”“蜃”两个字和“溽、蓐、缛、媷、薅、耨、褥”7个字。前者是现在的结构很合适,人们也早已习惯;而后面的7个字,修改后虽然可以“辱”字保持统一,但辱是上下结构,本就简单,而后面几个字由于字形本来就复杂,原来的可以缩减结构,易于书写和辨认,新修改的反而会显得零碎。另外也与部分字的小篆本就是半包围写法矛盾。此外如果修改,也同样存在修改不完整的问题,毕竟嗕、鄏、媷等字没有包含在内,会导致进一步的不统一。或者说,如果要修改,修改“辱”一个字远远简单过修改那么多字。

书写便利度:无变化

演化必要性:无必要

字形美观度:无变化

成本必要性:增加

电脑显示度:无变化

总结:无必要修改。

“毂”字中间加了一横,与小篆等统一,同时,由于彀、穀、糓、鷇等字也都有一横,恢复中间的小横并不会增加识别难度,相反由于更加统一,而会易于记忆。此外,虽然这一笔的增加理论上会降低电脑显示度,但由于本字和类似字组本身的笔画繁多,在电脑显示时事实上已经在小字体时进行了忽略,因此不存在显示问题。

书写便利度:略有增加

演化必要性:有必要

字形美观度:无变化

成本必要性:增加

电脑显示度:略有降低

总结:有必要修改。

从上面分析可以得出结论:

【琴、瑟、琵、琶、汆、籴、褰、衾、巽、馔、撰、噀、杀、刹、脎、铩、弑、茶、搽、恿、瞥、弊、憋】没有必要修改

【徵、魅、亲、榇、条、涤、绦、鲦、新、薪、杂、寨、唇、蜃、溽、蓐、缛、薅、耨、褥、毂】有必要修改,其中【条、涤、绦、鲦】应修改一次到位。

最后提一个意见:将T字收为汉字。原因是这是一个用得非常多的“字”,而由于汉字中没有相应替代者,导致T恤衫、T字路口等汉语词组里老是夹杂一个字母,非常别扭,而将T字收为汉字,则一方面使得文字统一,另一方面丰富汉字本身。从造字法上说,T字也符合汉字象形的造字法,读音自然就读做ti。


本文标签: ,

6 条留言 »

  1. 【几个补充】
    很同意不收录其他字,但说实话,既然已经公布了,和其他的那些公示一样,我很怀疑能修改多少,因此对里面的文字分了一下类,指出一部分越改越错的字,至于那些我说的认同修改的,其实也是没有必要修改的,只是说,那种修改方式,从汉字演化来说,不存在什么问题,但只要改,其实就是劳民伤财。

    要修改文字字形,目前来说只有一个原因可以接受,那就是这个字实在是太容易和别的字混淆,或者字形和字义完全不符合,但目前来说这种汉字很少,而这次涉及的几个字中,更是没有一个存在这种问题。

    比如“唇”的写法,根本就属于多管闲事,因为是半包还是全包,有时候其实不能说是对错的问题,而应该看成是字体的问题,但既然是字体的问题,就不能说是错的,经济节约最重要。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现在改变字形的原因,据说是因为现在的部分汉字与《印刷通用汉字字形表》矛盾,原文是:“字表对《印刷通用汉字字形表》进行了深入研究,总结出隐含其中的字形规则;依此对一些不符合字形规则的字的字形作了微调。这些规则,也使今后大批量汉字的字形整理有章可循。”(http://news.xinhuanet.com/edu/2009-08/12/content_11868180.htm)而这个文件是1965年的,与其因为这个文件大规模更改汉字字形,造成资源浪费和文字混乱,何不直接修改这个文件?

  2. “汆、籴、褰、衾”“条、涤、绦、鲦”末笔改点是为了“避重捺”,必要性难说。
    “铩”也变了。

  3. 折腾,什么文件都不用改,让砖家把康熙字典抄写100遍,就没劲折腾了

  4. 科幻 的 幻 字 是不是也要改掉??

  5. 照我看,這次對於“木”的修改基本上是所有含木的字一律改成木,再根據“一字不兩捺”原則修改木的一捺成為一點。這恰巧也是港台木字標準字形原則。

    關於杀字,(近代而言)本字殺,港台旁邊不是木,是术,左撇不碰十,右邊是豎彎,香港的明體一向不大符合香港教育局的標準《堂用字字形表》(該標準只針對楷體及手寫體)。

  6. 始終作為標準,應以正為先,比如台灣國字標準,一發現偏離原則的字,也會即時作微調。台灣國字標準為学習參照,亦是新造字體(font)的參考標準,舊有字體沒有更新的話也不會因此而負上法律責任或是不能用。

    香港教育取態更是以從俗能懂的態度,市面上各種字體各式字形,只要統一合眼緣就多人用了。基本上才有中國語文的教科書才須要跟從標準,而且標準也收納了各種異體,亦強調彈性處理。

    因此我反認為若修改標準字型導致成本增加,那是體制法規的問題。中文從來都是變化多端,細微差異不足以影响閲讀,重點是字型要一致,字的佈局得體,用字表意能填保語言的不足。至於字是否要合符字源,我相信不是,自隶定以來中文字很多已偏離字源。台灣國字的一些字型區別也讓一些台灣人香港人吃不消。論字型,香港卻倒是在台灣從源與大陸從俗中間取了一個好的平衡,可能因為我是港人吧

我要留言


Web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