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幻坐标奖官网·独立幻想评论

京华时报:《三体Ⅲ》想法幼稚(拉兹批判版)

三体Ⅲ·死神永生》(刘慈欣著∕重庆出版社2010年11月)出版方和该系列图书主编姚海军,将它定位为中国科幻基石丛书。中国科幻正处于奠基的年代,远未诞生如《三体Ⅲ》封底所谓的伟大作品。理想中,那基石上面的建筑应该融合科学与艺术,具有个体或族群审美倾向。然而,现在我仍看不清刘慈欣这部著作的价值。

三体Ⅲ》被视作刘慈欣多年铸剑集大成之作,它拥有不少让我备感激动和揪心的情节:公元1453年,君士坦丁堡遭遇围城,战争场面先声夺人;危机纪元(公元201×年-2208年),老李接受安乐死,程心与“行星防御理事会战略情报局”关于外太空“阶梯飞行”计划的讨论;还有威慑纪元(公元2208年-2270年)最后10分钟,程心作为“执剑人”,也就是掌握全人类和地球命运的人的最终解决方案;威慑后年代(公元2270年-2272年),外星文明对地球人的殖民统治,多义、反讽、唏嘘。

然而,这些如星云、星系般瑰丽的科幻文学碎片,没有被刘慈欣组合成一张完整的图案,我只能在脑海中借用已有的碎片与之拼合。《三体Ⅲ》有一个宏大企图,从我们现实生活的当代写起,一直写到公元一千多万年。估计刘慈欣被自己这个写作计划累得够呛。时间跨度为什么要这么大?“穿越历史和时间”真的就可以让作品永垂不朽?

刘慈欣的一些想法很幼稚,比如让一个男人,花重金买一颗恒星送给自己暗恋的女人,这样的手法也许放在琼瑶剧中会让人落泪,可是一个始终不敢对自己心爱女人表白的男人,能被多少人欣赏呢?在这部著作中,程心是第一主角,可是这个人格不完整的角色很难担当拯救全人类命运的重任。作者用冷战年代两大政治经济集团的对立说事,“执剑人”这个设计脱胎于操纵核按钮的前苏联低级军官。作者铺垫说,核大战一触即发,往往是个人影响人类。这又是一个误解,具有科学精神的人应该相信,人类具备约束自身行为的能力。退一步讲,刘慈欣虚拟的“行星防御理事会”由一群具备科学精神的人组成,他们肩负的使命怎么可能做出如此不理性的决定——将关乎整个人类存亡的大事交给一个人独裁?科学精神的缺失,恰是民主的缺失,这一致命问题降低了《三体Ⅲ·死神永生》的格调。

注:本文原发表于2010年12月31日《京华时报》“文娱·读书”版,作者:桑塔这,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原出处。

拉兹评论

这个世界上最无聊而且无耻的事情就是要求别人按照自己的价值观做事,事实上他们的价值观或许压根没有价值。

我很欣慰,这位名字有点意思的桑塔这竟然看科幻;我也很遗憾,这位名字不知道什么意思的桑塔这竟然这么看科幻。

“科学精神的缺失,恰是民主的缺失,这一致命问题降低了《三体Ⅲ·死神永生》的格调。”没什么内容的好几大段文字里,这句话是唯一有内容的东西,却暴露了作者的饥渴心态,其外在表现则是装逼着叫唤,叫唤着装逼。

对一部书,对一部小说,对一部科幻小说,如此划下一条“民主”的标准,这是一种可怕的独裁。是的,事无巨细地要求自定义的民主,是一种不知廉耻的独裁。将一切事物强加意识形态,恰恰是一大撮要求民主者最喜欢做的事。

正是这种独裁,使这位作者将不符合自己定义的科幻小说啪叽一声贴上“想法幼稚”的标签。

正是这种独裁,使这位作者无视《三体》在中国科幻文学上的地位和作用,至今仍看不清这部著作的价值。

因为对它来说,科幻小说应该是宣传推广民主观点的,否则便是没有价值。

在此之前,我一直以为科幻小说只有两个或者三个标准:科幻标准,文学标准,或者加一个思想标准。但现在我们知道,科幻小说要讲政治,而且要政治正确,否则就是“想法幼稚”。

它忘了执剑人是通过它们热爱的民主选举产生的。它忘了如果这也是一种“独裁”,那么这种“独裁”在现实里正被它们称为精英政治,并要求“独裁者”学习、采纳这种“民主选举”。它忘了这部小说里最重要的“黑暗森林”法则和猜疑链。

或许我们应该感谢刘慈欣这个法则写得太好了,否则“不自由”将是《三体III》的另一个巨大缺陷,这个致命问题将再次降低这部书的格调,而那时候这部书可能就不只是“想法幼稚”,而是犯了书中那个屡次被拉出来审判包括罗辑在内的不符合pusy价值的“反人类罪”了。

执剑人的计划当然独裁,但很遗憾从西方民主里找不到解决《三体》中人类困境的办法。办法也有,那就是人民战争,发挥群众智慧。很遗憾刘慈欣没有这么写,但这是他的自由,我当然不会因为刘慈欣没按照这种想法——而且是被我国艰苦卓绝的革命史解放史证实了的正确想法——写作《三体》,就说这本书“too young,too simple,sometimes naive”。

尽管不符合民主、自由等看上去很美的价值观,但不可否认:黑暗森林是一个伟大的思想,猜疑链是对人性的伟大反思。刘慈欣写的所谓宇宙,根本就是人类社会,为什么人类至今不能削减核武器?猜疑链而已。美俄拥有世界上96%的核武器,为什么仅仅别国想建核电站就要摧毁它们?猜疑链而已。美国核武库现在远远大于俄罗斯,为什么不自己先削减一些表示诚意,再要求俄罗斯削减?猜疑链而已。

猜疑链揭露出的是比pusy更pusy的人类特征。

不相信黑暗森林、不相信猜疑链的人才是真正的“思想幼稚”。

当然,我不认为桑塔这真的这么幼稚,坦白地恶意一下,我很怀疑这位桑塔这是奔着里面的文革内容去的,是为了发现点什么让自己兴奋一下,可惜的是,兴奋不代表能高潮,这一致命问题让它呻吟了,但说出来的确是“你没让我过瘾”。

科幻活到今天不容易,让科幻纯净点儿,OK?

要民主?请出门上拐,找三体人要去。


本文标签: ,

5 条留言 »

  1. 说得不错~~给科幻一点空间~~

  2. 何必呢,看得出这桑塔这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写的是什么,费这个劲反驳也没啥意义,想必他也看不懂~~~~~

  3. 对于一个看书都找不着重点(或者看不懂重点?)的人,的确没有必要花这么多笔墨去批判。

  4. 京华时报就是五毛党聚集的媒体,有啥好看的。你的批判,也太抬举他了

  5. 不用维护什么,这是市场的必然。一个成熟的市场运作人,会对这种批判现象感到幸喜,因为别人的批判在一定程度上就是对自己的炒作。

我要留言


Premium WordPress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