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幻坐标奖官网·独立幻想评论

《解放日报》也关注科幻:中国科幻迎来“黄金时代”?

长篇科幻小说《三体》畅销,且获文学界和科学史专家高度首肯

中国科幻迎来“黄金时代”?


提到中国科幻作品,很多人的第一反应还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小灵通漫游未来》,或是我国第一部科幻电影《珊瑚岛上的死光》。30年后的今天,又有一部原创的科幻作品引起关注。由刘慈欣创作的长篇科幻小说《三体》三部曲收官之作《死神永生》近日出版,两个月不到就售出10万册。这个数字对于多年来相对“边缘”的中国科幻界,已是奇迹。

更难得的是,《三体》系列得到了文学界和科学史相关专家的高度首肯。著名科幻作家叶永烈说:“(从中)我深切感受到了新纪元中国科幻的勃勃生机。”《三体》的成功,是否预示着中国科幻有可能迎来又一个“黄金时代”?

作者和读者都在成熟

2006年,《三体》第一部在《科幻世界》杂志连载,因好评如潮,迅速出了单行本。2008年,《三体》第二部直接以单行本出版,创下8万册销售纪录。两年后,第三部终于问世。许多读者说,《三体》之所以好看,是因为作者以丰富的专业知识描绘了技术高度发达的未来社会,同时又充满人文情怀,深入剖析了人性本质。

“好的科幻小说,‘非技术’因素,例如哲学层面的思考,反而比技术本身更吸引人,也是成功的关键。”上海交大科学史与科学哲学系主任江晓原教授说,中国科幻作家在思想深度上丝毫不逊色于国外同行。

江晓原解释,从20世纪初开始,西方科幻作品开始出现 “反科学主义”的观念,即反思牺牲自然、滥用科技的后果,以及现代科技对传统伦理道德的挑战和颠覆。这种人文色彩直到上世纪80年代后期才在中国科幻作品中体现。短短20多年间,中国科幻作家的思想也在迅速成熟。目前,国内最活跃、最优秀的科幻作家,其作品均以思想性见长。

中国读者的科学素养也在提高。第八次中国公民科学素养调查显示,公民对科技的态度更趋于理性,有74.8%的公民持“科学技术既给我们带来好处也带来坏处,但是好处多于坏处”的观点。

环境不利,对手强劲

不过,中国科幻未及迎来新一轮曙光,就碰上了不利的大环境和强劲的“对手”。

从大环境来看,科幻小说的日渐边缘,是全球化趋势。“阿西莫夫小说‘洛阳纸贵’的时代已经一去不返了。”江晓原说。西方科幻作者对此的解释是,逼真的电影技术更能提供人们希望从科幻小说中获得的阅读体验和快感,因此,已有不少西方科幻作家在寻找新的出路,比如小说家迈克尔·克莱顿自组电影公司,拍摄了影片《侏罗纪公园》。有不少科幻“粉丝”建议把《三体》等近年来国内科幻佳作也拍成电影。但科幻电影投资不菲,对主创人员要求极高,票房回报率倒未必很高,纵观目前国内电影界,胜任这项挑战的电影制作团队,几乎没有。

中国科幻还遇到了 “强敌”——玄幻小说。这几年,玄幻小说大行其道,令不少人模糊了科幻和玄幻之间的区别。江晓原认为,虽然优秀的玄幻小说也需要丰富的文史哲知识背景,但总体来说,科幻小说作者需要更丰厚的知识储备和更高的人文素养,玄幻小说阅读和写作的门槛则相对较低。在提倡轻松化、快餐化阅读的今天,玄幻热过科幻,也在所难免。

以上两大原因,使得中国优秀的科幻作品和作家尚未真正进入公众视线。

“科幻生态圈”很重要

中国科幻小说何时才能跻身畅销书行列?“如果期待科幻像玄幻那样创造市场奇迹,反而不现实。”江晓原说。毕竟喜欢科幻的人是因为喜欢科学探索,与追求阅读快感的普通畅销书读者相比,数量肯定少很多。

全程策划出版《三体》系列的《科幻世界》杂志副主编姚海军认为,中国科幻要真正走向黄金时代,必须诞生一批高质量作品,不能把希望仅仅寄托在少数几个作者身上。为此,《科幻世界》正在策划“新星培育计划”,希望挖掘培养更多有潜力的新人。

姚海军认为,一个多样化的“科幻生态圈”非常重要。这里的多样化,既指不同作者写作风格的多样化,也包括不同定位的科幻策划、出版机构的竞相涌现。在目前的中国科幻版图上,既有《科幻世界》等老牌杂志,也有《九州幻想》等年轻人创办的新兴杂志。“果壳网”更是在尝试“微科幻”,通过互联网专门译介国外最新的短篇科幻小说,以此吸引更多年轻人。

另一个有趣现象是,目前国内的一流科幻作家,大多是兼职。刘慈欣和王晋康都是工程师,韩松是资深新闻编辑,这种“非职业化”写作由于压力相对小,反而可能成为促成佳作的积极因素。有不少专家认为,好作品的诞生,宽松、稳定的大环境非常重要。

:本文发表于2011年1月4日《解放日报》“要闻”版,作者:章迪思,转载请注明原作者及出处。


本文标签: ,

我要留言


mugen 2d fighting ga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