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幻坐标奖官网·独立幻想评论

《中国科幻小说年鉴·科学神话·一》序言:现实·预测·幻想

海洋出版社的这三卷年鉴主要做了下面三件事:

1、收集1976-1982年发表的几乎所有科幻作品名单,以故事梗概的形式将它们存目在年鉴中;

2、精选其中的数篇刊发全文;

3、饶忠华主编的序言是年度最权威最全面的总结。

而这几点目前的科幻年选基本上只做到了第二点,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

——科幻研究者:三三丰

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中国的科幻小说曾经繁荣一时,出现了郑文光、叶永烈等一批有影响力的优秀科幻作家,也涌现出了《小灵通漫游未来》、《飞向人马座》等有影响力的优秀作品。在这期间,科幻期刊、图书大量出版,成为中国科幻文学迄今难得一见的繁荣时代。

其中,饶忠华、林耀琛主编、海洋出版社出版的《中国科幻小说年鉴·科学神话》三卷本可以说涵盖面极广泛、甄选极精到、评论极权威之作,具有很高的收藏价值。尤其是饶忠华主编的序言,可以说是年度最权威最全面的总结,而在今天看来,更是了解那个时代中国科幻状态的不可或许的珍贵资料。

因此,本站全文转发三卷《中国科幻小说年鉴·科学神话》序言,科幻爱好者们可以借此更全面了解中国科幻历史,而对从事科幻研究的专业人来说,也希望能在丰富资料方面提供一些帮助。

本文为1979年出版的《中国科幻小说年鉴·科学神话·一》(1976-1979)一书的序言,作者饶忠华、林耀琛。

饶忠华(1933.01―2010.5.18),中国著名科普作家,中国科普界最有影响的人物之一,江苏吴县人,编审,曾多年担任《科学画报》编辑部主任。

林耀琛简介未见,应为海洋出版社编辑,与饶忠华一同主编了《中国科幻小说年鉴》、《中国科幻小说大全》。

另外两卷分别在这里:

《中国科幻小说年鉴·科学神话·二》(1979-1980)序言:科学的生命——幻想与创新

《中国科幻小说年鉴·科学神话·三》(1980-1981)序言:中国科幻在探索中前进

本文作为《中国科幻小说年鉴》的第一卷,除了探讨了科幻小说这一文学样式的产生原因和现实意义以外,着重介绍了中国当代科幻小说发展初期的整体状况,用文章里的话说,“是对几年来科学幻想小说创作的一次检阅”,因此要了解中国当代科幻小说史,此文不可不读。

文章对科幻小说特征和优劣的探讨,同样具有很高学术价值,尤其是第三节部分。虽然其中如科学预测性、科学背景根据等内容在今天看来并不一定正确,但文章整体上却具有重要的理论开拓价值,对中国科幻理论的创建形成具有深远意义。

现实·预测·幻想

饶忠华/林耀琛

考察一下历史是很有意思的。

地球生命从产生演化到高级生物,经过了几十亿年时间;灵长类的一支经过三、四千万年的进化,才直立起来行动;大约在二、三百万年以前,才学会制造工具,成为人类,进入文化时期;从石器时代到有记载的文明时期,经历了几十万年;文明时期又经过几千年的历史,才发展到近代技术时期,进入现代科学时期,则不过二、三百年前的事;而以宇宙航行为标志的宇宙文明时期,到现在只有二、三十年的历史。这个考察给我们描述了这样的时间关系:生命进化的历史以亿年为单位;智慧生食演化成人类的历史以千万年为单位;人类进入文化时期的历史以百万年为单位;进入文明时期的历史以十万年为单位;进入近代技术时期的历史以千年为单位;进入现代科学时期的历史以百年为单位,宇宙文明史的发展则以十年为单位。这就使我们明确地得到这样的概念:文明历史是以十到百倍的加速度向前发展的。由此我们不难获得这样一点启示:人类在向未来的征途中,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从一个阶段进入另一个阶段所花的时问,必将越来越快。如果说对未来的憧憬和向往,自古以来都是推动人类文化向前发展的精神动力,那么,面临着以越来越快的步伐向前发展的现实,人类就需要更加丰富的想象力,才能去开拓无数未知的领域,创造更为灿烂的科学文化。

现实是想象的出发点。今天的现实是诱人的,古代惊人的神话,都成了普通的事实。嫦娥奔月、孙悟空大闹龙宫,既是美丽的神话,又是古人对征服自然的高度想象。而今,人类不仅实现了登月的梦想,并且还发射探测器访问了太阳系的其它行星,“旅行者”探测器将于1986年和1990年飞抵天王星和海王星近旁,然后飞出太阳系。至于寻找球外文明社会和智慧生物——宇宙人,更是古人未曾想象的壮举,今天也已成了科学界面临的课题。神话中的人物,至多不过遨游几个海的海底龙宫,而现在人类的技术已达到古人想象力所没有达到的大洋深处。“阿基米德号”潜入世界最深的洋底,在万米以下深处,科学工作者不仅尽情窥探了大洋的奥秘,看到了视力完全退化的白色鱼类和种种奇观,而且通过机械手可以采集洋底岩石样品。实际上地质学家和地球物理学家在陆地所作的事情,海洋学家在海洋深处正在开始做了。

今天人类对自然的认识,超越了古人神话的想象,这正是科学文明发展的必然。现在我们在宏观方面已经在探测百亿光年的宇宙空间,并开始了揭开宇宙演化奥秘的探索。在微观方面,古希腊模糊的原子论早已为后人具体的实验所突破,人类不仅弄清了原子的精细结构,而且正向微观世界步步深入,弄清基本粒子的更深层次已指日可待。超越昔日神话想象的奇迹,在现实中层出不穷。遗传密码的解译,人工设计和重组基因的实现,使人们正以极大的兴趣,期待着人工生物的出现。人类对自己的研究也已开始,用科学技术手段干预自然进化,以改进人类自身,提高人的工作效率,这也许是我们现实中最为美妙的事情。

在现实基础上对未来的预测更诱人。只要举出这样一个例子就够了:1961年,美国公开宣布“十年内把人送上月球”,1969年,果然实现了阿波罗登月的计划。昨天的科学预测,成为今天现实的准确预告。而今天的科学预测,又为人们指出明天的前景。现在,人们正在规划如何改造太阳系的其他行星,以作为将来人类的活动基地。这个预测一旦实现,谁不想将来有一天飞往这些行星,过一过“天仙般”的生活呢?当今世界科学家对未来的预测,犹如那强大的磁石,紧紧地吸引着人们的注意力。诸如开发海洋资源,建立海底农牧场;采用现代先进科学技术,创立生物医学工程,实现人造器官和人体器官活体置换;电子计算机从机械模拟进入生物模拟,人工智能的研究突破在望……人类不仅将在物质上不断摆脱自然的控制,也将在生物上开始摆脱自然的控制,今天人类科学文明的发展,已开始进入超自然阶段。

科学幻想往往是预测的形象化的延伸,它比预测更为迷人。科学一经和幻想结合,就象增添了一双强劲的翅膀,把人们引向更为遥远的未来,给人以遐想、启示和力量。

科学幻想小说是一种以艺术手法展现人们开拓未来的作品,它是科普学的一个分支——科学文艺的一种体裁。在实现四个现代化、向科学进军中,科学幻想小说不仅在普及科学知识和丰富想象力方面,是群众喜闻乐见的好形式,而且在启示和培养读者热爱科学、献身科学方面,也是一种有力的工具。一篇好的作品,往往会成为未来科技工作者的引路人。我国翻译介绍国外科学幻想名著虽然已有几十年历史,但只有解放以后这一新颖的体裁才得到社会的重视,在我国的科普园地中出现了一批比较优秀的作品。不幸的是,这块园地遭到极左路线的彻底扫荡,竟是十年不闻声息,一片荒芜。现在我们不得不重新开垦这块园地。令人欢欣的是,在“四人帮”垮台后短短的二、三年内,新人、新作层出不穷,作品题材广泛多样,创作思想解放奔驰,目下在科学幻想小说园地里,别是一番五彩缤纷的景色了。

去年以来,全国报刊上发表了上百篇科学幻想小说。内容几乎涉及当今科学前沿的所有重大课题,从征服海洋到高山探险,从死光到物质波的惊人发明,从人工器官到气功控制人脑,从地底旅行到遨游河外星系,从人工智能到球外生命,从捕捉孑遗生物到复活古生物,广泛的题材,从各个领域把人们引到迷人的未来世界。其中有生动、逼真地描绘发现史前人的《雪山魔笛》;扎根于现实,别具一格地描绘追踪、击毁球外飞行体的曲折过程的《夜空奇遇》;大胆想象地球人与里拉行星人太空相遇,几经周折,终于同返地球的《太空归帆》;从脑细胞信息中整理出大量资料,抢救科学论文的《生死未卜》等,都是受到读者欢迎的作品。

长期以来,人类栖息在陆地上,相对地说,人们对海洋的认识,还不及对月球的认识来得更深刻、更广泛。难怪“神秘的海洋”至今仍是世界上各种语言的口头禅。人们对海洋既陌生,又响往,在近年来的科学幻想小说中,有相当多的作品是以认识海洋、开发海洋为题材的。如外形如鲸,既能炼铀,又能生产副食品的《海怪》;介绍人工鳃妙用的《橙黄色的头盔》;将文字变成海豚语言的《海豚“阿回”》;令珊瑚定向生长,建造厂房、码头的《珊瑚岛上的“建筑师”》等等。

这本集子,网罗了近年来的全部科学幻想作品,有的全文收入,对不能全文收入的,也作了故事梗概介绍。它的出版,无疑是对几年来科学幻想小说创作的一次检阅。

值得高兴的是,在这些作品中有一批是深受读者欢迎的优秀作品。

王晓达的短篇科学幻想小说《波》,是一篇幻想构思惊人的作品。主人翁——一位军事科学记者在某地看到入侵敌机的失常行为,了解到这正是他所要采访的科研项目——由信息波造成的虚幻目标,使驾驶员受尽愚弄而自投罗网。但故事并没有到此结束,在记者访问波防御系统的设计者王教授的时候,不意却陷入险境,遭到派遣敌特的暗算,在教授同他一起跟敌特的巧妙周旋中,记者看到实验室中的种种奇特的现象,如在听觉、视觉上都如同真实的虚幻景物,以及同时出现十几个模样完全相同的教授等等,直到最后智擒敌特,作者通过一个个情节高潮,极力渲染了波的奇妙效应。情节紧张而紧凑,小说描写是成功的。但这篇作品的主要特色,还在于科学幻想构思不落常套而出奇制胜,这是它高人一筹的地方。这也是优秀作品的可贵之处。如果科学幻想构思一般化,是大家都能想象得到的东西,甚至只是现实中较为先进的科学技术的应用推广,尽管在文学小说构思上颇有造诣,仍不能说是优秀的科学幻想小说。当然,作为科学幻想小说,它的文学小说构思也应当是好的。《波》的成功,就在于它的科学幻想构思与文学小说构思都比较新颖,并且相互有机地结合在一起。故事每深入一层,悬念也增加一层,科学内容也更深入一层,直到最后才揭示了信息波的巧妙,情节设计得环环相接,扣人心弦。当读者拍案叫绝的时候,一半是赞叹故事的离奇,一半是赞叹幻想的高超。《波》可以说是近年作品中两种构思结合得较为成功的一篇。

宇宙航行和起死回生,是科学幻想小说作者们喜欢采用的科学题材。《飞向冥王星的人》(叶永烈原著、温汴京改编)巧妙地把这两个题材融合在一起,编成一出完整的故事。作者构思的成功,固然表现在人物和情节的设计上,但更主要的是表现在科学题材的运用上。作者不是单纯地追求情节的离奇而塑造了吉布这个传奇式的人物,而是把吉布的奇特的经历作为展开科学幻想构思的铺垫,也就是专为解决飞往冥王星的科学难题而构思的。用速冻法或者相对论方法延长宇航员寿命,以实现向遥远星球的宇航,这是科学幻想小说常写的内容。但这篇作品却不同一般,它是通过吉布遇难暴死、死而复苏的引人情节,使读者通过人物的不凡遭遇,生动而自然地了解速冻法延长寿命的科学原理。这要比某些作品简单地借人物之口讲述科学原理的写法好得多。作品对某些科学细节(如复活吉布的技术过程),描写得也很细腻,不仅增强了故事的说服力,也充分调动了逻辑推理的魅力。吉布的起死回生,正好解决了飞向冥王星的飞行时间超过人的寿命的难题。而有了一次速冻复苏经历的吉布,被选为宇航员就使读者感到自然而亲切的了。这是作者把两种题材结合起来的巧妙构思。这篇作品的成功,为我们在如何运用艺术构思来展现幻想构思方面,提供了一个范例。作品在对实现幻想构思所作的可信的技术细节的描写方面,对于爱好科学幻想小说创作的同志来说,无疑也是值得借鉴的。

页面: 1 2


本文标签: , , ,

2 条留言 »

引用(trackbacks):

  1. 科学的生命——幻想与创新 | 幻想评论
  2. 中国科幻在探索中前进 | 幻想评论

我要留言


Premium WordPress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