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幻坐标奖官网·独立幻想评论

靠电影拯救中国科幻文学,那是浮云

科幻小说《乡村教师》备案投拍电影,科幻迷认为中国科幻文学的春天到了,评论家却说——

靠电影拯救中国科幻文学,那是浮云

《珊瑚岛上的死光》被改编成电影

充满奇幻的《阿凡达》

刘慈欣

近日,被称为“中国科幻第一人”的刘慈欣的小说《乡村教师》将被搬上大银幕的消息不胫而走,科幻迷在网络上奔走相告:“苍天啊,终于等到这一天了!中国科幻文学的春天到了!”

但昨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不管是刘慈欣,还是老一辈科幻小说家叶永烈,抑或是陕西电影家协会副主席张阿利都认为改编科幻小说成电影,并不能拯救科幻文学,科幻文学的再度崛起只能依靠文学本身。

作者泼冷水 备案不等于投拍

这几天,刘慈欣正在忙着为他的长篇小说《死神永生》在全国几个城市做签售。每个签售现场,都异常火爆,这让刘慈欣相当欣喜:中国的科幻迷依然很给力,科幻文学依旧拥趸众多。

“不过,不能因为签售的火爆,和一部可能会被改编成电影的小说,我们就说中国科幻文学要崛起了。”面对这一切,刘慈欣却显得很冷静。刘慈欣告诉记者,《乡村教师》的影视改编权确实被北京小马奔腾影业公司购买,并在广电总局备了案,“但备案不代表一定会投拍。你知道中国的影视公司一年会在广电总局备案多少部电影吗?或许备案10年后,电影都不会投拍。”

其实,除了刘慈欣,王晋康、韩松、何夕等几名中国著名科幻小说作者的作品也多有被国内,甚至国外影视公司看中、并购买了影视改编权,但至今也没有一部相关作品面世。中国的科幻小说改编成电影的也是屈指可数,能被人记住的也仅仅只有在上个世纪80年代上映、老牌科幻作家童恩正的《珊瑚岛上的死光》。

“《乡村教师》被看中,只能说明在‘《阿凡达》效应’下,现在国内影视界对科幻题材很关注。”刘慈欣表示,至于《乡村教师》何时才能投拍并上映,他心里一点底也没有。

缺乏话语权 导演躲着走

在国外,尤其是英美,将科幻小说改编成电影的并不在少数,比如凡尔纳的《地心游记》、《八十天环游地球》等等,不管是小说还是电影,都赚得盆满钵满。但为什么在中国,却很少有人将科幻小说搬上电影银幕呢?

“在国外,科幻文学非常发达,有许多著名的领军人物,因为它能提供强大的情节、有感召力的人物及独特的幻想思维,注定了它能成为电影的母本。”在张阿利看来,由于一直没有顶尖的科幻作家以及作品出现,不管是在文学,还是在电影领域,国内科幻文学一直缺乏话语权,决定了科幻文学改编成电影缺乏支撑点。同时,中国是一个注重艺术、传统文化的民族,受这种文化历史背景的影响,中国人缺乏科学精神,中国在科幻电影的制作上,不管是技术,还是相关人才,都有欠缺,“将科幻小说改编成电影,短期内或许会有那么一两部,但从整体来说,中国短期内不会形成科幻热。”

而在刘慈欣看来,电影要为大众而拍,要将科幻小说拍成电影,第一要素是该小说必须是畅销书,“但中国的科幻小说,有几本是畅销书呢?”在上个世纪80年代,叶永烈也曾多次努力将科幻小说搬上银幕,但最终都以失败而告终。

叶永烈表示,科幻文学应该属于通俗文学,但在大部分人眼里,科幻文学却被归类于儿童、科普文学,导致主流文化圈排斥,并沦为小圈子的文化。近几年,随着门槛更低的奇幻、玄幻文学的兴起,科幻文学的生存空间进一步被挤压,“你能想象,有人敢投拍一部印数只有几千上万册的小说吗?哪怕它的内容再棒! ”

青年评论家韩浩月也认为,科幻小说影视改编权被购买、备案,更多是影视公司对题材的正常囤积行为,不具备代表性。他笑称,“靠电影拯救中国科幻文学,那是浮云。”

拯救科幻文学 请先回到现实

用电影来拯救中国的科幻文学?在叶永烈等人眼里,这明显行不通。那么,该拿什么拯救中国的科幻文学,写出一部中国版的《阿凡达》呢?“能拯救中国科幻文学的只有文学本身。”《科幻世界》编辑部主任杨枫表示,中国的科幻文学作品有一个通病,就是在书中很难找到现实的影子,离现实太远,不接地气的作品要想被更多的人接受,很难。如果仅仅是为了幻想而幻想,一个优秀的作家,会立足于自己的土地,立足于自己的世界构造陌生化的想象,也会立足于自己的文化土地去处理认知性的阐释。跨越现实,一眼到未来,匪夷所思到读者无法产生共鸣,注定会失败。同时,受到苏联文学的影响,中国的科幻作品,尤其是成名较早的一批作者,在写作时过于强调文章的思想性,有比较强的“说教”意味,而忽视了和市场接轨,也就难以成为畅销书,并带动科幻风潮。

在叶永烈眼里,科幻文学要完成自我拯救,作者必须加强学习,提高自己的科学素养。和玄幻不一样,科幻文学不是想象力丰富就可以,很多元素必须通过科学技术、现实手段来体现。同时,中国的科幻文学界必须清晰对自己的定位,不要总是满足于自己的小圈子,被人一捧,就真觉得自己已经超越现实,回到未来了,“通俗文学有通俗文学的特点,它必须是迎合老百姓的需要而创作的。科幻文学走娱乐化,不丢脸。”“科幻作为一种产业,其市场正处在萌芽阶段,文学之外,电影、卡通、游戏界频频向作家招手,机遇已经来临,就看中国的科幻作者怎么迎接挑战了。”韩浩月表示。

注:本文转自2010年11月29日《华商报》“文娱新闻”,记者:吴成贵,转载请注明原作者及出处。


本文标签: ,

1 条留言 »

  1. 首先,中国科幻不存在拯救,因为它就从未辉煌过。其次,要想让中国科幻崛起,必须要发展大众市场,这方面最有力的当数影视。最后,让科幻崛起是整个圈子中所有人的义务,而不仅仅是作者或导演。

我要留言


Free WordPress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