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幻坐标奖官网·独立幻想评论

《24格每秒天堂》:突破传统的科幻创作模式

读者心目中科幻小说普遍的结构是这个样子的:在未来的某一年,人类因为某项技术而发生天翻地覆的变革,就像以往的几次工业革命一样。故事的根基来自于科学,最后所以谜点的阐释基础也是科学,阅读所带来的震撼以及快感同样来自科学。

我心目中大多数科幻都是这样子的,但是有时候我希望它们不是。小时候看的几部动画片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狡猾飞天德》(天哪,搜狗拼音竟然打不出飞天德),《大力鸭》和《鲨鱼侠》,有人要问,这些是科幻吗?我要说什么呢,这些吸引我的动画片他们虽然是科幻,但是他们的根基不在于虚构科学。不管是电影、连续剧、动画片还是小说,我认为它的主体应该是人。但是怎样来创作才能不使科学元素盖过人物的光芒呢。让我来简单分析一下这几部动画片:

《狡猾飞天德》发生的背景城市在圣卡纳市,一个现实中并不存在的城市,但是你会觉得这是一个典型的美国城市,故事发生的年代就是现在活着不久的未来活着过去。里面活生生的形象都有谁呢,白天无所事事晚上化身成超级英雄的鸭子飞天德,他的女儿莎莉,以及他的助手阿彪。这三个角色都没有科学定位,但是他们打击的恶势力——当中大多数都是狗——却都是一群被科学家们摧毁的怪胎,他们的名字我都记不得了,但是形象依旧鲜明,看上去像个果冻的液体狗,能够充电放电的点击狗,能够和植物沟通并且自己也是半植物的植物狗,看上去像个小丑的玩偶狗,以及飞天德的邪恶版那歌德。他们大多都有辛酸的过往,光怪陆离的社会把他们变成了具有超能力的恶棍。

大力鸭和鲨鱼侠们同样生活在这样既真实又虚构的城市里,前者是外星来客,后者被变态科学家变成的科学怪物。但是每一集的故事都是他们怎样打击罪恶,飞天德总能阴差阳错地击败恶棍,哪怕最棘手的一次五只狗联手出击最后也化险为夷。大力鸭靠着在地球打冰球做掩护,鲨鱼侠虽然始终变不会人类的样子,但是总能一次次摧毁邪恶博士的阴谋。这些故事看上去千篇一律,但是哪怕是罪犯,你也能看到他们辛酸而无奈的过往,看上老套,却充满了各种解构,搞笑,激烈的戏剧冲突。尽管都是美式的超级英雄,但是回忆起来的时候,飞天德就是飞天德,大力鸭就是大力鸭,他们的形象是那样生动而可爱。

科学、幻想、以人物为主体、除了这些故事必备的东西以外还需要的呢。我认为意境、结构、语言同样重要。任何小说在我心目中都一样,如果这个故事只有内涵而没有语言,那我会读不下去。同样作为一种审美需要,意境和结构都是不可或缺的。

潘海天的《24格每秒天堂》这本小说中,主角路夜便是这样一个生动的角色,在一座看上去是未来的中国城市中,他碌碌无为的每天上班下班,喜欢隔壁公司的女职员,不懂得拒绝别人的无理要求,喜欢陶醉在英雄电影中。巨大的城市和冷漠的人群把他变成这样自卑而可怜的小猫,他缺乏勇气。

在这个虚构又现实的城市,在似是而非的未来,只要躺在棺材里睡上一觉就可以亲身游历一场电影,其实关于科学的基础就这点。故事里真正的冲突却在于水手刀-路夜面对电影中刺激的生活,强大的自己,美丽的伴侣,在这样空前的诱惑之下,是否愿意回到现实生活中那个在办公室杂志被别人翻烂,不敢跟女孩聊天,充满自卑的自己。

而在语言方面,这部小说的叙述几乎完全采用电影语言,比如第一章的第二节开头这样写道:不管天色多糟糕,额头上永远那副墨镜的胖老板老白正坐在破洋楼上的躺椅上,手里提着他的老青岛。然后到了第三节的开头这样写道:路夜看见远处的一位老头骑着单车滑过,随后河里传来一声响。考虑到河里泡沫的丰富程度,那可不是鱼。跑老板手里的酒瓶没了……潘海天尽量避开传统手法上的直接叙述,而是用文字模仿电影的视角切换,蒙太奇,镜头的推拉摇移跟等方式来叙事。

而在结构方面,你会看到大角把电影里的一本书的内容拼凑进了故事的叙述过程中,说起来就是我看了一本小说,里面的人去看了一部电影,电影里有一本书,书上讲得是……恐怕只有大角一个人能这样写了。而这本书的嵌入绝不是随意的,它不仅解释了这部小说中的电影原理,更在适当的时候帮我们解开什么关于ZIK,虚拟电影,电影中的混乱原因。在传统的小说把这个世界上所以值得演绎的主题都演绎的淋漓尽致的时候,这种新的表达方式和叙述结构,才是好小说的突破点。所以,虽然这部小说用得是电影化的语言,但是电影永远也达不到这种《电影启示录——视觉心理学分析》和小说故事的这种互动关系。难道你要导演用滚动字幕或者旁白吗?未免也太拙劣和冗长了些。

(本文为网友投稿,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原出处)


本文标签: , ,

2 条留言 »

  1. 配图不错

我要留言


WordPress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