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幻坐标奖官网·独立幻想评论

关于《巨人的肩膀》——罗伯特·索耶的采访

巨人的肩膀》(The Shoulders of Giants)最早出现在《Star Colonies》上,又重新收录于《Federations》的太空科幻小说集。中文版在最新出版一期SFW《星云》中登载。以下为《Federations》即将出版前主编John Joseph Adams 对Robert J. Sawyer的采访。

另,编译功力有限,望达人包涵,同时诚信求教。

——编译:韬子@Tower

关于《巨人的肩膀》——罗伯特·索耶的采访

罗伯特·索耶2007年获得了中国科幻最高奖“银河奖”,图为获奖照片

Q巨人的肩膀》是什么类型的故事?是什么原因激励你创作这篇小说的。

A这部小说最早是1999年受《Space Colonies》小说集的委托写的,后来这部小说集改名为《Star Colonies》,这意味着小说所涉及的题材,明显要比那些仅限定在月球城市的范围大得多。John Helfers和Martin Harry Greenberg任主编,出版商是DAW。我很喜欢为这种主题小说集撰稿,因为它能强迫我去写一些从未写过的小说。过去我写了小说很多基于不久的将来,甚至就是当今时代的地球。所以我很高兴能有机会去写一些发生遥远将来的太空深处的故事。

在接受委托开始写小说之前,我妻子Carolyn和我租了一间小村舍。就是在那种锈迹斑斑的木头房子里,我发现自己一直在回忆小时候到村舍的旅行,那时我读了很多经典的科幻小说。

这个故事的类型来源于Marshall T. Savage的一部十分精彩的非小说类作品《千年工程》(Millennial Project),书中他说只有笨蛋才会用一艘殖民船来进行长距离的太空旅行。

也是在这次村屋之旅中,我写下了《原始人类》(Neanderthal Parallax)三部曲的大纲。

Q:这篇小说是不是特别具有挑战性?如果是的话,为什么呢?

A经常看我作品的朋友一定知道我不是很喜欢文章中出现对立的两方。我想所有小说中的点子都无法是“矛盾”,是“冲突”——你需要设计一个好人,一个坏人,这很简单——但实际上不是这样的。我的作品《年华倒流》(Rollback,未出现中译本,采用无机客兄的译名——译者注)中,就没有这样的对立两方,我也同样不认为会出现在我的新书《觉醒》(Wake)中。嗯,当然,我是在1999年写的《巨人的肩膀》,那时我正在尝试写只有好人的好看的小说——那的确是一个挑战,但是我喜欢思考,所以最后还是搞定了。

还有,我一直觉得这种主题小说集长时间受到冷落,评论家也通常忽视,而大部分读者根本不会记得小说集中的作品。而我一直在尝试把最好的作品给这些小说集。我很多成功的故事都是为小说集写的,例如来自《Dinosaur Fantastic》小说集(Mike Resnick 和Martin Harry Greenberg主编)的《Just Like Old Times》全世界都有踪迹,并且为我赢得了加拿大的极光奖和神秘小说的最高奖项;来自于《Down These Dark Spaceways》(Mike Resnick主编)小说集的《Identity Theft》获得了西班牙最高SF奖,并且进入了雨果奖的最后决选;《Sherlock Holmes in Orbit》(Mike Resnick 和Martin Harry Greenberg主编)的小说集中,我的小说《You See But You Do Not Observe》获得了法国的最高SF奖;而我一篇来自《Strange Attraction》(Edward E. Kramer主编)小说集中的小说为我赢得了Bram Stoker Award提名。

我想《巨人的肩膀》是我最好的故事之一。虽然它没有赢得任何奖项,但获得了加拿大SF最高奖项极光奖的提名,并且有可能会被拍摄成电影。所以,那些认为原创小说集中大部分都是二流货色的观点是完全错误的。我很单纯地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让我的每一个故事,证明这种谬论不是真的。

Q:很多作者都说他们的作品是很私人化的。如果你也是这样的话,那我想知道这篇小说对你而言,私人化在哪里?

A:这个关于“开拓精神”号飞船上船员们的故事,实际上是我企图想抓住那种最初吸引我到科幻中的那种惊讶和震撼感。标题,当然,是向阿西莫夫、克拉克、克莱门特、赫尔伯特、尼文,以及所有其他的前辈科幻作家致敬,正是因为他们的肩膀,我们这一代才有足够的运气立足。

Q:为了这篇小说,哪些工作你必须做?

A:哦,通常的一些工作:用计算机运算那些特大型的计算,确保相对论数学的正确——这实际上涉及到硬科幻了,但是我的小说中根本就没有很多硬科幻。就算你认为文章中关于相对论时间膨胀是硬科幻的话,我只想告诉你,那根本就不是这个故事的核心。

Q:这种发生在星际间的科幻小说在哪方面吸引了你?为什么如此众多的科幻作家(包括你自己)对这个题材乐此不疲。为什么读者和电影观众都非常喜欢。

A:H·G·威尔斯在很久以前教过我们,科幻小说讲述的都是关于伪装的现在。他笔下的艾洛伊和莫洛克斯分别是英国的有闲阶级和工人阶级;那些大踏步的火星入侵者是英国殖民力量的写照。把你要真正表达的意思隐藏起来,你就能使自己的作品越过人们的偏见,通过科幻小说的方式来表达其中的深刻含义——最无敌的隐藏方式就是让故事远离地球,让它发生在其他种族其他世界。

Q:你能举出一些你最喜欢的星际科幻小说吗?为什么它们是你最喜欢的呢?

A:嗯,好吧。坦白地说,我们现在正在谈论的这篇小说,将会重印在一部名叫《Federations》的小说选集中,而这部小说选集也很聪明地将上市时间安排在了最新一部《星际迷航》(Star Trek)电影上映时间的附近。对我和很多其他人来说,我们最喜欢的星际科幻无疑是《星际迷航》,我不会不好意思承认。除此之外,我喜欢拉里·尼文的《已知空间》和一些他的短篇——这多多少少还是和《星际迷航》有些关系,因为当时他给《星际迷航》动画片其中一集《The Slaver Weapon》写了剧本,我是第一个发现这是拉里·尼文的作品。我很喜欢拉里构筑架空世界的能力以及复杂得如同马赛克的讲故事方式——每一小块马赛克所反映出的都是一个比它更大的世界。我打算在最后说,是什么让我们如此迷恋太空科幻,那是因为它的范围——它足够宽广,的确,很让人敬畏。


本文标签: ,

我要留言


Free WordPress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