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幻坐标奖官网·独立幻想评论

2010银河奖:一切只是开始,一切自包容开放始

银河奖笔会结束了。同样结束的,是今年以来热闹喧嚣的“幻想评奖热”。

星空奖最早,银河奖星云奖前后相差一天。

没有参与星空奖,但也在关注;银河奖自始至终亲身掺和;星云奖在颁奖之前开始有一点交集,让很多人堵心或者开心。

三个奖给我的感觉:最官方的银河奖,其实最像民间奖。

另外两个奖,特别是星云奖,则看起来最官方。

如果我继续我的刻薄,我会说,这种现象其实反映的是他们各自的心态;但这没有半分钱意义,尤其是对银河奖来说。有意义的是:这一次,这一年,你学到了什么?

笔会期间,我曾经不止一次听科幻作者、奇幻作者说,这一次的笔会和银河奖,将是他们最难忘的一次,在我看来,这一次的笔会和银河奖,对笔会和银河奖来说,其意义也绝不亚于它们最初的诞生。

毫不讳言,他们这么说,是因为很多人都担心这是最后一次。

而我这么说,是因为这对银河奖,只是一次绝地重生,一次新的开始。

那么银河奖应该学什么?其实不多,主要就是两点。

第一是外在。别再像小卖部过年一样,一说喜庆就往门上贴红纸,让你讲句话你就来一句“各位老少爷们们”,学学大商场,气球标语滑翔机,就算只会半句英语也可以说一句“Ladies and Gentlemen”……同志们,咱不装逼,装逼被雷劈,但该牛逼时不牛逼,你还不如装……文明点说,还不如前者。

别跟我抬杠:正规化甚至时尚化并不妨碍与读者的亲近,事实上,你越是正规化越是对读者、作者的尊重。正规不代表死板,而是代表一种专业精神,而专业精神,是现代社会任何一项可持续发展的工作都不可或缺的。颁奖礼的专业精神,一方面代表的是你颁奖前评选的能力,另一方面也代表了你对颁奖本身的态度,综合起来的结果,决定了这个奖项是否权威。

客观点说,银河奖和星空奖、星云奖比起来,权威性仍然是最高的,但这只是源于科幻世界,而不是银河奖颁奖本身。这个问题不是今年才出现的,但今年的星空奖和星云奖给了银河奖一个教训,那就是对一个奖项来说,颁奖礼不是给小学生发奖状,颁奖礼本身对奖项的影响就是极大的。

或者说:颁奖礼本身并非不可缺少,该权威的奖,没有颁奖礼一样权威,但这种权威,只限于知道它权威的人;而有了正规化、专业化(对现在来说还应该时尚化)的颁奖礼,原本权威的奖项会更加权威——这里的“更加”一方面是指对知道它权威的人来说,它会变得更加权威,另一方面则是指对那些原本不知道它的人来说,会吸引他们关注并在第一时间留下权威的印象。而吸引新人,增加关注度,本身就是颁奖礼之价值所在。

在这方面,银河奖完败。

在我看来,银河奖之所以看起来最民间,关键的原因,一方面是它的因循守旧、日趋保守,压根没这些想法,另一方面,是它也没能力做到这一点,也就是说,即使有了一点点想法,银河奖——或者直接说科幻世界,做不到这一点。

因为银河奖颁奖总是结合笔会,总是需要考虑读者,总是还要同时不间断杂志的出版发行,而策划银河奖的人——如果说有的话——同时需要负责笔会安排、读者接待、杂志编辑出版……换句话说,银河奖的策划者本身是不“专业”的,而不“专业”的策划者在策划的时候,又是不专“业”的。这是一个先天缺陷,而非某人某几人的能力不足。

所以,如果银河奖要真正专业化、正规化乃至时尚化起来,就必须先让人“专业”起来。即有专门之人以专门之心责专门之事。其专门之人应知晓什么叫看起来很美,做什么才能看起来很美,怎么做才能看起来很美,而专门之人之下,更有专门之人负责美术、文宣乃至服装道具之一切专门之业之物。

这么一说,似乎看起来很复杂,其实不过总策划一、总设计一而已,其根本,不过是谁都知道的四个字:有此意识。

有此意识,有此行动。规范化之银河奖结合笔会、考虑读者同时不间断杂志的出版发行,将会在专业之外更加完美。

银河奖应该从星空奖、星云奖学到的第二点是内在——开放自己。

这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是银河奖长期为人诟病的问题,也是银河奖从来不当回事儿、或者觉得没必要或者觉得太难做的大难题。但时过境迁,现在虽然仍是科幻世界一家独大,科幻圈的实力版图并未改变,但有实力还要有话语权,而这一次,不管是星空奖还是星云奖,其实都是对科幻世界话语权的挑战。

挑战话语权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但星空奖和星云奖的突破点选得很准,那就是银河奖的封闭性。

这一招,打得很准,但想出这一招的人其实说不得多么精明,因为明眼人都会这么做。

不客气地说,在这个必然过程中,唯一不聪明的那个一直是科幻世界。它或许知道会有这一天,但它一直不愿意面对这一天,一直以为这一天不会这么快到来,但这一天,就是这么恰无声息地来了,来了就吓你一跳。

更不客气一点: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自作自受,仅此而已。

银河奖因为封闭,在没有第二选择的时候,作者只能选择它,换句话说,只能选择科幻世界。这么做,一方面当然是好的作品加入科幻世界,是银河奖对科幻世界的支持,另一方面,科幻世界又确保了银河奖的“权威”。坦白说,这其实正是科幻世界坚持举办银河奖并颁发大额奖金的重要原因之一。

在只有银河奖存在的时候,这一切当然没有任何逻辑问题,但当星空奖和星云奖这样开放性的奖项出来的时候,包括银河奖最重要的权威性本身在内的一切都失去了逻辑基础——当你的选择面小而别人的选择面大的时候,尤其是别人的选择面已经完全包含了你的所有选项的时候,你如何还能再说自己是“最权威奖项”、如何还能说自己是“最高奖”,如何还能在自己的奖项面前冠以“中国”二字?

开放性奖项出现,并将银河奖选择范围容纳并进一步拓展,是对银河奖釜底抽薪的一个狠招。

这个狠招,出现得理所当然,出现得恰到好处,出现得人人欢心,出现得出现者光明正大,出现得科幻世界无话可说。

最关键的是,开放性奖项出现了,开放性突然就成了标准,一切不开放的,似乎就失去了合理性。这一逻辑,不管你乐不乐意,都是必然存在也必须存在的。

所以,如果银河奖继续封闭下去,不但不会再是对科幻世界的支持,而且会是对双方名誉的损害,最终沦为鸡肋一般的存在,到那时,银河奖将不但看起来像、而且会的确就是这些奖项——绝对不只是现在的三个——中最“民间”的一个,而其他的那些奖项,则会因为银河奖自身的失误而成为各种最“官方”、最“权威”、最“高”的奖项。

正因为如此,银河奖必须开放。这一点不仅是它自己存亡进退的必然抉择,如果从大处说,更是它想进一退推进中国幻想文学发展的必然要求。事实上我们已经看到了,正是因为银河奖的封闭,它虽然能邀请一些其他的作者、研究者参加颁奖礼或者与之混杂的笔会,但那些人不过是和普通读者一样“参加”而已,甚至对一些作者来说还有些“尴尬”,而反观星空奖特别是星云奖,不管实际如何,大声宣布自己开放性的结果除了的确能吸引眼光、树立自己“合法性”之外,便是可以“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作者、研究者、爱好者,或者说“拉拢”一切可以“拉拢”的作者、研究者、爱好者,这种“团结”或者说“拉拢”,不但不会让参与者尴尬,反而会让他们体察到自己的价值、体察到自己被认可,这种“互利”的最终影响或许并不现见,却最终会有极大效力。在幻想文学已经走到开放时代的今天,银河奖或者说科幻世界的缺席,短期说是中国幻想文学的损失,长期看则是科幻世界给自己选择了一条绝路。

当然,现在科幻世界是加入了星云奖的,但在这个以科幻世界为主导的幻想文学、特别是科幻文学现实中,科幻世界加入而不是主导一个奖项,至少是科幻世界自身的悲哀。而如果银河奖能够开放,那么借用科幻世界的领导地位,必将能更好地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幻想力量,拉拢更广泛的幻想作者、研究者、爱好者,这对中国幻想文学的发展,是极具意义的。

如果更坦白一些的话,银河奖的开放,更是科幻世界对四周虎视眈眈觊觎自身地位的一场回击。别人已经对你釜底抽薪的时候,你就没必要行宋襄公的仁义。如果科幻世界去封杀其他奖项,这无疑是很愚蠢的,但如果能借助银河奖开放而阻止别人对自己地位的侵蚀,则无可厚非。开放了的官方的银河奖当然比其他利用民间旗号打公平公正公开旗号的星空奖、星云奖等一切奖项更加有吸引力,这是对其他奖项的反攻之一;而最主要的则是对那些目前表面上一团和气,事实上却玩平衡游戏、甚至暗地准备做新的奖项参与围剿银河奖的人来说,银河奖封闭时你是无奈选择别人,而银河奖开放后,这一理由将不再存在,在某些问题上的抉择借口将不具“合理性”,从而结束平衡游戏。

我知道这么说太露骨,但事实上就是如此,只要大家都是按照规则玩游戏,这不过是一个竞争过程。

关于银河奖的过去,我们都曾经很骄傲;关于银河奖的现在,我们都还在很感慨;关于银河奖的未来,我们都感到很迷惘。但这不是一个可以从长计议、可以品着茶说什么“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的时刻,旁观者未必糊涂,但当局者必须清醒,银河奖只是太老了,少了点激情,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银河奖、科幻世界的实力还在,觊觎者还不能无所忌惮。星空奖、星云奖或者其他什么奖虽然已经出现,但还面临着各种各样的问题,还不成熟,而且在这些奖项里,其组织者或者倡导者也绝非铁板一块,它们的所谓开放有时候其实也只是一句口号,只要银河奖、科幻世界及时学习它们,扭转方向,以开放包容之心接纳一切热爱幻想之人,一切都会有一个新的更好的开始,而科幻世界、银河奖的更好的开始,在现在看来是对中国幻想文化有极大好处的。

最后,我唯一想说的是,我并不反对更多的奖项甚至杂志的出现,我希望这些奖项或者杂志越来越多;也并不反对它们利用各种机会包括银河奖、科幻世界处于低谷的时机发展自己,我希望大家都利用好这样的机会;我唯一反对的,是把这样的机会用于内耗,把借机推倒科幻世界、银河奖而不是发展自己、促进幻想文学发展当成自己了目标。

毕竟奖项不过是一个奖项而已,现在为了繁荣幻想文学而举办的笔会还是依托于科幻世界,那些作者真正要发表文字取得认可还是依托于科幻世界,给另外两个奖投票的读者还是依托于科幻世界,甚至连另外两个奖都不得不依托于科幻世界。

所以,共同发展才是最好的未来。

除非,它真的自甘堕落。


本文标签: , , , ,

6 条留言 »

  1. 银河奖应该没法子开放啊,你让科幻世界出钱去奖励其他杂志的作品?科幻世界能心甘情愿吗?另一方面,科幻世界主导的颁奖,其他地方能信服吗?

    所以,银河奖还是应该保留在科幻世界杂志社内部,作为最有“钱途”的杂志奖存在,从本质上与《新幻界》的读者投票天马奖是一样的,当然奖金和历史有天渊之别。

    在星云奖星空奖没有出来之前,银河奖可以说是中国科幻最高奖。现在两星奖没有发展起来,银河奖照样可以这么说。但等5-10年吧,两星奖有了知名度和公信力,那银河奖还是退回到我所说的为最有“钱途”的杂志奖为好。这是没办法的事儿。

  2. 写得不错,博主辛苦了,支持下

  3. 写的再详细点就好了,总之是篇不错的文章

  4. 有一个全国性的科幻奖该多好啊

    • 一定会有的,真正意义上的,其实现在很多已经是了,比如星空奖,他们更缺德,是真正权威起来,而权威,不是一天两天、一个人两个人说权威就权威起来的,时间是一个重要因素,看坚持吧!

  5. 不错。银河奖应该向sfw之外、但组织更加时尚,仪礼更加完备的奖项学习。如果sfw算是中国科幻“正统”的话,那也可以送他们几个字,“礼失求诸野”。

我要留言


Web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