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幻坐标奖官网·独立幻想评论

写在别人的黎明之前——关于中国科幻创作/阅读的将来的一点个人思考

FCO:本文是作者迟卉发表在豆瓣上的文章,也是她在离开科幻世界杂志社后对整个行业的一些思考。这篇文章发表在科幻世界杂志社时隔两年之后再次举办年度笔会前一天,更让我们别有一番感慨。或许,科幻世界杂志社对中国科幻的最大贡献,除了发掘出一批有实力的作者之外,就是培养出了一批又一批关注、思考并真正努力推动幻想文化发展的编辑队伍,而这支队伍,在中国幻想文化迎来真正蓬勃发展的机遇之后,将会承担远超于他们曾经的科幻世界编辑身份本身的影响力。

下面是正文:

这个东西想了有一阵子了,很多东西在之前是模糊的,但是现在更多地思考了一下,决定试着来谈谈。

肯定很不系统,事实上它多半会非常混乱。嗯……

这几天我看了很多书,包括盗墓笔记,包括一本《生命的清单》,还有蔡骏的《天机》,以及重新读了一遍卫斯理全集,一遍《新宋》,以及那多先生从出道以来创作的所有小说。

突然就觉得,科幻这个词,限制了很多东西。

有些时候不仅是科幻狂热爱好者看不到圈子之外,制作人和作者,编辑,也看不到圈子之外。

一个卫斯理算不算科幻,吵了许多年。

国内目前来说卖得非常好而且曾经打出科幻旗号的那多的小说,几乎从未和sfw或者这个圈子发生过交集。

我们有太多年没有补充新血了,灵魂跑在前面,脚步却没法跟上。很多业内人士说“太空歌剧”陈旧过时,但是那是对欧美科幻而言,国内的太空歌剧长篇小说,近年来,有么?

几乎是0。如果把《三体》第二卷算上,再算上雷风暴先生的《寻找人类》,那么勉强是2。我没算《格兰戈尔五号》和我自己的书,因为它们出的是星云不是单行。

国内的科幻创作一直都是一片贫瘠的土地。我曾经把我的作者名单整理出来交给主编,然后告诉他:这些孩子,毕业前,还能写,毕业之后,我们是没法为他们遮挡社会风雨的,我们必须寻找下一批孩子了。

在这片土地上,年轻的作者成了某种长一茬割一茬的消耗品,而《科幻世界》几乎没有办法为作者提供哪怕是略微丰沃一些的成长空间。

它做不到,即使它曾经是唯一有可能做到这件事的那个杂志,但是时机已经错过,再不可追。

有人说,科幻世界太独裁了。

而我想的是,科幻世界太孤单了。

在过去的几年里,从它分裂出来的九州和其它杂志很快都走向了其它的方向,而《科幻大王》和《世界科幻博览》仍然几乎是在它的身畔成长,改变,沉寂或者凋零。

它没有对手,没有伙伴,没有敌人,它培养的是它自己,它寻找的是它自己,它模仿的是它自己,它试图超越的是它自己,它被用来比较的仍然是它自己……它培养了自己的读者,而在多年之后,这些读者回头来,成为作者,成为编辑,或者成为一个抨击者——他们看到的仍然是它自己……

我曾经在小说里写下类似的一段话,也算是有感而发。

科幻世界是一座独木长成的树林,如果它轰然倒塌,固然会带来强烈的痛楚,但是纵然它屹立于此,我们也仍然不太容易看到新的希望。

虽然这样说很残酷,但是很可能,我们将不得不迎来一个别人的黎明。

无论科幻世界是否会轰然倒下,它已经把自己在体制内所能发挥的力量全部压榨殆尽,以至于很多年轻编辑以四年一波的速度轮换,他们中有三分之一患有抑郁症。科幻世界已经走到了它在体制内能走到的最远的地方。

我们——从科幻世界的耕壤里走出来的作者、读者、编辑们,很可能将不得不等待一个别人的黎明。

一个来自体制外的,更有活力的实体带来的黎明。而且这个黎明很可能——或者几乎说是必然——不属于那些科幻世界的忠实读者的。

它很可能是一本包容性很强但是又很有特点的杂志,或者是一系列科幻本土书籍的出版——但是它们可能会打上“灵异”“巫术”“轻小说”“玄幻”“悬疑”“蒸汽九州”“幻想”等等标签……

类型文学的生命力,恰恰在那些模糊的分野之间所补充的新鲜血液和活力,我们将会有科幻,更多的科幻小说,或者更多的好看的新奇的幻想小说,但也许不是科幻了。

不再是科幻世界坚持的那种科幻了。

这听起来很残酷,但事实上,只不过黎明的第一缕微光没有落在我们的身上而已。人们的头脑被生活沉沉地坠着,科幻太轻盈,它很容易落地。而且它原本不是生长在这片土壤之上。

但是另一些故事并不着急飞起来,他们在地面上半飞半跳的……比如盗墓,比如那多,比如新宋……

他们的黎明会比我们先来临。

但是当更多读者的头脑和思想向着更宽广的世界开放的时候,别人的黎明也会变成我们的。

在那之前,要么去追赶黎明,要么耐住寂寞。

End


本文标签: ,

2 条留言 »

  1. 幻想打开人的心灵,科幻虽然有诸多限制,但在科学发展的今天,无数界线已经被打破,为何科幻创作自身还要把自己放在象牙塔中……
    许多人徘徊在科幻的殿堂外,因为有一道人为的墙将他们阻挡。科幻只针对年轻人,但幻想怎么会随着时间而消失。现实固然残酷,更需要在幻想中寻找到一片避难的天地。小时候看卫斯理,现在仍然喜欢,因为他把幻想、故事与情感相结合,因为他更人性化,让幻想可以自由地飞翔。也许这就是所谓的软科幻。
    科幻其实并不只限于未来,广阔的星际,或者时间等等题材。许多对于科学的假想往往嵌在更现世的故事中。最爱克莱顿的书,因为他把科学的假想融入到现实中来。从这里看,南派三叔等作者走得也正是这条道路——虽然有时不能以科幻来界定他们的小说。
    但科幻的终极目的在于想象,在于永远不对未知领域说不,永远不会放弃探索的希望。

    中国科幻创作的圈子是封闭的,这是科幻创作发展的最大屏障。一个科幻作者的作品得到发表,得到关注,并不代表科幻圈子整体能得到认可。努力不仅来自圈子内部,也来自圈子的外部。我想说的是,科幻圈内的人并不留意圈外的动向,同样,科幻圈外的人即使有科幻创作,也无法走入科幻的群体内。

    有一位主编对我说:仅凭一个人的力量不能拯救中国科幻。
    看到中国科幻的现状,更能体会这一点。

    • 1,先把幻想而不是更局限的科幻做大,其实更利于科幻本身的发展,我把这个称为“幻想统一战线”。
      2,仅凭一个人的力量不能拯救中国科幻,仅凭一家杂志社也不能。但有担当的杂志社会起到非常重要的引领作用,科幻世界的前三年做到了这一点,希望它的后三十年依然能做到。

我要留言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