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幻坐标奖官网·独立幻想评论

人物 rss

《九州·最后的夏日幻想》:快带我走进一个新世纪(0)

2011/03/16

2010年让我记住的九州小说,在我心目中有两篇,第一篇是塔巴塔巴的《魂印与河络》,之前已经写过书评,这里就不赘述了。而另一篇就是潘海天的《最后的夏日幻想》。
这一篇小说的特别之处,大概于斩鞍的《流火》以及塔巴塔巴的《弯刀之夜》类似。都是从简单的人物的故事带到整个时代的大背景。所不同的是,斩鞍和塔巴的小说表现地是王朝的更迭。而潘海天的这篇《最后的夏日幻想》,它讲述的是九州的世界的变化。

阅读全文»

叶永烈:中国缺乏科幻大师

有人说中国有“两个叶永烈”,一个是科普的叶永烈,一个是纪实文学的叶永烈,此言非虚。无论是科普文学还是纪实文学,无论是从国内到国外,叶永烈一直在用文字表达自己的思想。日前,借着叶永烈来深演讲的机会,本报记者就文学创作、纪实文学以及科普文学等一系列问题对其进行专访。

《读品》:刘慈欣的星空与大地

伟大的哲学家康德,在《实践理性批判》的结尾处写道,“有两样东西,我们愈经常持久地加以思索,他们就愈使心灵充满日新月异、有加无已的景仰和敬畏:在我之上的星空和居我心中的道德法则”。这一富于诗意(虽然《实践理性批判》无论如何都不能说是一本诗意的书)的论断大概是这位晦涩却影响深巨的哲学家最广为人知的引语。康德是哲学史上承上启下的人物,他的这句话本身便是一个枢纽。在康德那里,宇宙已经是物理性的,但星空与人类世界的联系,仍然以类比的形式松散存在着。时隔二百年,中国的科幻作家刘慈欣把凝注于星空的视线收回,对康德的话作出回应…

刘慈欣:精英化只会害了科幻

历时四年,刘慈欣的太空史诗“三体系列”《三体》终告完结,他凭借这一系列成为“把科幻带入主流文学的那个人”,科幻的黄金时代似乎即将到来—然后,在赞歌声中,刘慈欣却是出乎意料的“悲观”,在他看来,科幻借一两部作品而重返盛期,绝无可能,“‘精英化’只会害了科幻”。它注定与主流价值不合拍。


本类更多文章: